周围的众人陷入了一片沉默,但是没有人再问半句,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拓跋珪就是他们的神,他嘴里说的每一个字,就是天神的旨意,从这个少年回草原的那天起,跟着他,就没有无法战胜的敌人,没有无法打赢的仗。

  拓跋珪看着他们,脸上闪过一丝阴冷之色:“大家全都听好了,回去的每个人,都是要血战到底的,但是无论你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能自行其事,一切都必须要遵守我的命令,明白吗?”

  所有人都高声叫道:“少主军令,莫敢不从,少主军令,莫敢不从。”

  拓跋珪的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这些天,我一直在训练你们,我不担心你们的勇敢,但是我必须再强调一次,我们草原的勇士,是天之骄子,但屡屡败在中原军队之手,为什么?是我们的马刀不够锋利?是我们的弓箭不够准确?是我们的战马不够迅捷?还是我们的天神没有保佑我们?”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这些问题也困扰了他们很久,但一直没有答案,林中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沉寂。

  拓跋珪叹了口气,说道:“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因为我们的战士,打仗只顺从天性,不是杀到性起,就是就地掳掠,看到自己的亲人,朋友在自己面前战死,就会把军令,纪律扔到脑后,为什么冒顿单于要用自己的爱马和妻子的命,来练习部下的绝对服从呢?就是因为他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严明军纪,作到令行禁止,号令如一。不管要手下杀谁,他们都会无条件的服从。”

  站在人群之中的刘裕,眼角微微一跳,而跟在他身边的慕容兰,银牙紧咬,低声道:“我好像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就是我一定要把你带在身边的原因,爱亲,我说过,无论如何,我永远都不会扔下你。”

  慕容兰默默地拉住了刘裕的手,刘裕可以感觉到她素手的掌心尽是香汗,显然,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对她有着巨大的心理冲击,这个见多识广的天之骄女,也不敢想象世上竟然会有拓跋珪这样的人。

  拓跋珪的声音大声响起:“从现在开始,每队十人,互相监督,如果有违令不从,擅自行动者,全队共斩之,如果有某队不能约束部下,违令行事,全队皆斩!兄弟们,今天是我拓跋氏代国生死存亡的一战,只有按我的命令行事,才能取胜,若有人有半点违抗,天神一定会降下最严厉的惩罚,让他和他的家人,永世不得超生!”

  所有的将士们齐声大吼:“遵令,遵令,遵令!”

  拓跋珪看向了一边的拔拔嵩,他的身后,只有一百名骑士,人人的坐骑后都拖着树枝,跑起来必然烟尘漫天,而大批的副马,也早已跟随其后,这些身手矫健的骑手,早就可以人马合一,即使一人控制二十匹马,也如指臂使,不在话下,更不用说那些副马的身上,都绑着一个草人,远远看去,根本看不出虚实,还会以为这就是代国的主力骑兵呢。

  拓跋珪看着拔拔嵩,沉声道:“拔拔大人,现在,你就是我派往牛川的使者,如果两天后的正午,我不能到牛川,你就不必再效忠我,去找一个适合你的主君吧,但是,这两天之内,无论是谁问起你,我的去向,你半个字也不能泄露,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办。”

  拔拔嵩微微一笑:“少主,下次见面的时候,应该叫你大王了。我们拔拔部落永远会忠于代国,忠于拓跋氏,我等着您登上大位的那一刻。”

  他说着,以手按胸,行了个礼,转而头也不回地打马而去,百名拔拔部的骑手,紧随其后,刚出树林的时候,就已经是烟尘漫天,即使是在这夜幕初垂的草原上,也是肉眼可见的一条长龙,任谁从三里之外见了,都会相信,这是一支至少两千骑的精骑。

  当拔拔嵩的骑队身影消失在远方之后,拓跋珪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他的目光投向了北方,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身边的刘裕,他和所有的将士一样,坐骑的蹄子上,已经包裹了厚厚的毡布,而嘴里咬着木枚,口水顺着木枚流到边上,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寒光,如同朝露,一如他们眼中那炯炯的冷芒,拓跋珪也咬上了一根木枚,对着北方一挥手,嘴里含糊不清地发出一声:“出发!”

  两个时辰之后,三更,月正当中,远处群山中狼嚎之声此起彼伏,而乌云之后时隐时现的月亮,把月光洒在大宁城外的这片草原之上,经历了白天的宗教仪式之后,部众们都累了,除了百余骑游骑还在部落外的各个警戒岗哨上巡视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安睡,而牛羊马匹也都给拴到了各自的圈栏之中,此起彼伏的鼾声,成为这时候的主旋律。

  大宁城下,早就有四通八达的密道,火光闪耀,把这七八里的密道照得一片通明,拓跋珪的手下八百余人,人人轻甲持刃,背负大弓,坐在这密道之下,就在半个多时辰前,从大宁城北的老哈河边,几处不显眼的地道口,他们鱼贯而下,除了二百余骑停留在外,剩下的人全部进了这密道,所有人的内心,都是惊讶而激动,谁也没有料到,今天出了这么一大圈,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回来,而从头顶传来的那个熟悉的,如同天籁般的吟唱之声,让所有人都明白,自己这会儿,正在草原巫女贺兰敏的巫居之下呢。

  火光照耀着拓跋珪的眼睛,也把他那张冷峻瘦削的脸,映得如同大理石雕像一样地厚重,拓跋珪的目光,停留在了身边的刘裕身上,突然笑了起来:“刘阿干,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我为什么要在白天提你们汉人的空城计,空营计了吗?”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东晋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东晋北府一丘八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