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629章 源头不止有罐天帝

小说:圣墟 作者:辰东 更新时间:2021-01-31 01:05:38 源网站:雅文言情
  砰的一声,楚风轮动石琴,又一次向前砸去。

  黑袍道祖身上出现大片血迹,战衣破烂,他眼中带着无尽的冷意。

  可他却无法迅速格杀这个年轻人,并且自身已然先一步负伤,他施展惊世的手段对抗。

  一枚大道符号在黑袍道祖身前绽放,光耀诸世,当中竟有宇宙生灭的景象,伴着混沌消长!

  它在揭示大千世界变迁。

  在大道符号外围,有时光河流环绕,围绕其旋转,极其恐怖。

  它散发的威压让诸天颤栗,轰鸣,各族进化者皆心悸,忍不住发抖,那是世界末日到来的感觉。

  然而,当石琴夯下来后,一切都改变了!

  砰第一声,整枚大道符号居然炸开,化作成片刺目的光束,飞溅向六合八荒。

  黑袍道祖闷哼,踉跄倒退。

  他瞳孔收缩,连道符都被夯裂了?

  分崩离析的大道符号,犹若数十万柄仙剑同时凌厉的斩出!

  刹那间,有不少光束都激射在黑袍道祖的身上,距离太近了,反噬自身,让他鲜血淋淋。

  远处,另外两名诡异族群的道祖倒吸冷气,他们的同伴到底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虽惊叹于楚风实力了得,但更让他们不安的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笼罩在那个年轻人身上。

  在他们看来,楚风太年少了,不可能有这种实力才对!

  难道这当中涉及到路尽级生灵?

  不然的话,何以他能一而再的伤到道祖?

  然而,厄土至高生灵凝视大千宇宙后,曾经推演,诸天中早已没有这样的生物!

  “你倒是赶紧殒灭啊,快道崩吧,应劫而去!”楚风在那里焦躁的喊着。

  明明是他打伤了敌人,他反而比对方更为焦躁,很不满意,急切的嘶吼着。

  “欺人太甚!”黑袍道祖声音冰寒,他负伤了,还被催促着早些死去,实在是无法接受,忍不下去。

  黑袍道祖一声轻叱,轰的一声,混沌仙雷大爆炸,无量光束挤压满域外,足以能打穿多个大世界。

  所有的混沌雷霆全部集中向一个点,都打向了楚风那里。

  就在这一瞬间,世外炸开,黑暗深渊都成为璀璨之地,到处都是道纹,雷霆无数,化生为弥漫着混沌的闪电海。

  这一景象太恐怖了,绝对足以灭世!

  所谓道祖发怒,便是雷霆之怒。

  天象惊慑古今,闪电足以击断岁月河流,毁灭生机勃勃的现世。

  纵然现在楚风很强,可如果被击中的话,也会凶多吉少。

  嗡!

  在楚风的脚下,金色波纹极速蔓延,而后竟如同浪涛般,卷天而上,径自抵住了无边的混沌闪电汪洋。

  “这是……”黑怕道祖心头悸动,怎会如此?那个年轻人脚下一震,就有不可揣度的道纹绽放,挡住了他可灭世的一击?!

  并且,随着金色波纹的爆发,楚风感觉自身能够动用的力量又提升了一截。

  他又一次拨动琴弦,其实是很莽地去拉琴弦,竭尽所能,直接拉伸为满月状,然后猛然松手。

  唯一的琴弦像是剑光破空,划出莫测的弧线,迸溅出刺目之极的光束,沾染着金色波纹,轰向了黑怕道祖。

  这一次,不光是琴弦的攻击,还伴着楚风脚下荡漾的波纹,两者凝聚在一起,像是打出了一片灿烂的大道海。

  一大片光芒,磅礴而炫目,沉重的要压塌各方大世界了,就这样轰落在黑袍道祖的躯体上。

  他想躲避都不行,因为,整片世外都在这覆盖一切的光团下,挤压满整片时空!

  砰的一声,黑袍道祖被重重地砸在那里,这一次更惨,口中喷血,披头散发,甚至两双耳都在溢血。

  这是什么路数?他倍感窝火,多年不动的根本道心,现在居然都不平和了,心态有些失衡。

  他修道岁月古老,进化不知道多少万载,很多个纪元了,才高高在上,有灭世与毁大千宇宙的实力。

  可是对方,不过一个毛头小子而已,就是当世诞生的年轻人,居然竟一而再的伤到他。

  “我实在受不了,你怎么会如此命硬,还是没被打死?!”楚风低吼着,他眼神如闪电,乱发飞舞,明显……很怒。

  黑袍道祖面皮抽动,当即就是一声大吼,真的压制不内心沸腾的怒焰了。

  “你打伤了吾,反倒生怒,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实在是欺人太甚!”黑袍道祖的心态有点崩。

  对方一系列的举动,伤害性不是很大,可是侮辱性也极强,忒不是东西。

  然后这两人便冲向一起,各种凌厉手段尽出,死磕到底,完全是那种不屠对方不罢休的架势。

  事实上,楚风真不是有意羞辱他。

  他的确很焦急,因为他的战力并不属于自己,同魂河大战时一样,是外来的力量。

  他无法预测这种秘力什么时候消退,所以他心中焦躁,恨不得立刻诛杀道祖!

  若是关键时刻,他失去道祖级手段,那绝对是灾难性的。

  到时候,别说他抡动石琴,就是他举起路尽级生物的身体去砸道祖,都难以成功杀死对方。

  楚风若是恢复到正常状态,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速度,以及杀招手段等,都将指数级的崩坠,根本无法与道祖对敌。

  婴儿持利器,亦难伤成年人。

  “杀,杀,杀,杀!”他大吼着,一副破釜沉舟的样子。

  黑袍道祖越看越气,对方竟还吼上了,到底谁是苦主啊?气煞吾也!

  他的背后,一块古碑出现,黑色纹络交织,犹若无数轮黑色的太阳显照,伴着他出手绽放乌光。

  这是他祭炼多年的诡异秘宝,很少直接亮出来,现在无话可说,唯有拍死眼前的年轻疯子,才能洗刷他的怒与辱。

  轰!

  黑色古碑发光,从上面流淌出来无数的文字,全都是不祥的字体,来自诡异种族的文明源头。

  楚风不认识,甚至用大道去沟通,也无法辨别其意。

  但是,这种文字太具有侵蚀性了,攻击力无匹,瞬间熔断大道规则,将虚空中的各种秩序神链都湮灭了。

  不过,楚风无惧,现在脚下的金文波纹起伏,越来越浓郁,激荡起江海般的金色浪涛。

  并且,他的血肉中,某种威力更加强大了,让他有种想仰天长啸的冲动。

  他一手持石琴,另一手捏拳印,猛然就冲了过去,未战人已经先癫狂,爆发出了骇人的能量波动。

  叮!

  一根琴弦跃起,颤音震世!

  它将侵蚀而来的大量黑色字符全部击穿了,爆发出滔天的波动,乌光倾泻,散落出去。

  但是,那些字体没有彻底消失,居然分解成笔画,依旧不灭,并在此过程中溅出黑色的血液。

  远处,九道一、古青都倒吸冷气,他们可是见识深远的老怪物,那黑色字体流淌真血,绝对来头大的吓人。

  所有笔画,都在世外重组,再次凝聚,与那块古老的黑色碑体共鸣,再一次镇压向楚风,若亿万黑色星体共振,压落而至。

  嗡的一声,楚风的体内石罐发光,带动起无边的金色波纹,不限于他的脚下发光了,他整具身体都弥漫恐怖的气息,神秘的纹络包裹着他,越发的强大。

  楚风长啸,这种感觉太奇异了,他需要宣泄,渴望最为激烈的搏杀!

  这一次,他背起石琴,直接轮动拳头就上去了,忍受不住,想进行最为直接的生死大对决。

  mimiread

  “不要扔下兵器啊,夯他!”远处,九道一喊道。

  一个夯字,让许多人面皮都抽搐,暗自腹诽,这老家伙与楚魔头果然是一个阵营的,雅物到了他们手中也是用来夯地基般……砸人用。

  咚!

  楚风没有理会,一种好战的本能驱使着他,拳印爆发,璀璨到让许多人睁不开眼睛,无法直视。

  他的拳印,打崩了世外,轰灭了各种规则,又扫荡了成片的黑色字体。

  喀嚓!

  像是有什么东西折断了,他身体外的金色纹路将那些黑色的古老字体与笔画等割裂,绞碎,极其恐怖。

  与此同时,黑袍道祖身后的碑体颤抖,上面的刻痕……居然在模糊,那些古字从根本源头暗淡,竟要磨灭干净了。

  霎时间,碑体上的文字锐减,不少区域都光秃秃一片,并且伴着裂纹交织,有黑血渗出来。

  同一时间,楚风的拳印也轰了过去,击破黑袍道祖的护体光幕,与他的掌指撞击在了一起。

  “轰!”

  天地剧震,光阴长河浮现,古代的旧事像是被颠覆了,两人间的大对决影响了时光的稳固。

  这一刻,黑袍道祖身体踉跄,竟倒退出去一段距离,他小臂上的袍袖完全炸开了。

  而他的掌指话则血肉模糊,不断淌血,虎口更是裂开,伤口上大道符文闪烁,不断与真血纠缠。

  他居然又一次负伤,竟是在肉身的碰撞过程中,被对方拳印震裂手掌,道祖真血都溅落了出来。

  楚风的拳印与道祖掌指激烈碰撞后,他自身也在剧烈摇动,但他也在此刻略微的冷静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双手,并未受损,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渗出,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震撼。

  他徒手硬撼道祖了?

  刚才,他被一股莫名的情绪所主导,在不可抑制的冲动下放弃石琴,用拳头捶道祖,结果自身没负伤,不曾吃亏?!

  这一刻,楚风越发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力量的源头,这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但是却能为他所用,更甚于魂河大战时。

  上次,在魂河畔,他很被动的出手,完全是被体内的力量支配。

  而今天他却相当主动了,能够更加自我的使用这种力量。

  不过,现在也有令他不安的地方,那就是他的情绪,不明不白有些脱缰,差点失控,总想宣泄,像是囚徒被关了很久,现在突然得到机会,不顾一切的出手。

  “两种力量?”楚风内观,审视自身。

  在刚才那种与道祖激烈的大对决中,他找到了力量的源头,居然与想他想象的有些出入。

  他现在所具备的战力,并不全是来自石罐,还有一部分力量竟是源自轮回土。

  那种晶莹的土质,就在罐子底部,是他从轮回路尽头带出来的,一直不知道其本质是什么。

  现在,他感觉很诡异,很神秘,这东西还能为他助战?

  早先,他轮动石琴,就有轮回土的功劳,它蕴藏着的力量丝丝缕缕透入血肉中,让他至强至坚,可徒手轰道祖。

  石罐就更不用说了,那些金色波纹就是它发光时荡漾出的些许纹络。

  “就是现在,我欲屠道祖!”楚风再次向前冲去,要大开杀戒,他担心不属于他的力量突然消退。

  “小辈!”黑袍道祖脸色很冷,纵然是那些资深的绝代道祖都不敢这么小觑他。

  可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家伙,却张口闭口就要屠他,要击毙道祖,实在是疯魔的不得了。

  砰!砰!砰!

  激烈的大战,楚风双目道纹流转,血肉中伟力加持,他拳印发光,将世外都震的晃动,光阴碎片到处迸溅,整片时空都要打崩了。

  黑袍道祖祭出的一面铜镜,在此过程中被楚风生生打爆,秘宝碎片四射,有些都刺入了诡异道祖的血肉中。

  这让他变色,到底遇到了怎样一个特殊的进化者,实在太变态了,到底谁才是从厄土中走出来的,怎么感觉对方反倒更像是一个怪物?!

  黑袍道祖鲜血淋淋,激烈搏杀,他在终极拳下身体龟裂,手臂都破烂了,双手居然差点炸开。

  轰隆!

  楚风身上的金色纹络交织,将前方淹没,竟短暂的禁锢了一切,万物凋敝,时空瞬间凝固。

  连那黑袍道祖都动作迟缓,神魂不再活跃,似要静止了。

  哧!

  楚风抓住机会,拳光亮起,照破历史的天空,映照未来的虚景,拳意无敌,他大吼了一声,打破极限。

  刺目光芒闪耀,大千宇宙共鸣,楚风一拳轰出后,打穿了黑袍道祖的胸膛,让那里前后透亮,真血横流。

  砰!

  他另一只拳头则轰在了黑袍道祖的额骨上,将其眉心震裂,将魂光都打散了部分,暗淡无比。

  并且,裂开的额骨那里,有特殊的道祖真血淌落,发出了大道将崩的恐怖声响,有哀鸣声,有古代祭祀音,更有未来诸世磨灭的终结之曲。

  不过,道祖终究是非常生物,不可揣度,高大的黑袍男子猛然一震,终于是摆脱了束缚,恢复真如,他倒退出去,肉身与灵魂同时发光复原。

  “嗯?!”突然,就在楚风占据主动,处在上风时,他感觉毛骨悚然,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有让他发毛的东西出现,但这种威胁不是来自对面负伤的道祖,而是源自于自身?!

  这一刻,他觉得脖子上有人在吹冷气,有什么生物伏在他的背上,太突兀了,异常的惊悚。

  须知,他现在正在大战呢,生死搏杀道祖,可却在这种关头有变故发生。

  他第一时间意识到,与魂河时的异常现象相仿,当时也有什么怪物似乎要出来,让他不寒而栗。

  “除了罐子,还有个鬼,藏在轮回土中?!”

  楚风倒退,第一时间与黑袍道祖拉开距离,暗中戒备着,他有些头皮发麻。

  因为,这一刻有一只冰凉的手正在摸他的后脖颈,甚至有湿漉漉的气息,似要舔他的耳朵。

  “你谁啊,无论是男女,还是男男,都授受不亲!”楚风暗中传音,却不敢直接开口,怕黑袍道祖知道他的身体出现异常。

  嘶!

  冷幽幽的气息在他耳畔拂过,像是在叹息,又像是在吸冷气,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该不会有什么阴物对他的阳气感兴趣吧?

  “难不成还是个女艳鬼?!”楚风暗中叨咕,他警告对方,现在不要生事儿,避免出意外。

  可是,那东西不理会,冰凉的手抚摸过他的后脖颈,让他寒毛成片的竖起来,实在受不了。

  楚风感觉真的背负着个生物,他忍无可忍,一把向后抄去,结果竟然摸到了一双……冰凉而光滑的大长腿?!

  他当时就惊呆了,还真有个女鬼不成?什么来头,多么大的神通,居然可以如此蛰伏在他的身上!

  楚风惊异的同时,也相当的发毛,谁愿意与人共生,这东西不管是女子,还是男性生物,这么长时间一直活在轮回土中,与他纠缠着?

  背负着生物,纵然是丽人,那也让楚风浑身不自在,再说这可能是难以言说的超级厉鬼也说不定。

  毕竟,这东西是从轮回最深处的“魂肉”中跟出来的。

  他在揣度,这个存在的来历。

  已经死透,连魂光都早已化尘土,但最终却能从轮回尽头跟出来,绝对不简单。

  楚风在找线索,猜测她是何人。

  女鬼,丽人,冰冷光滑的大长腿……这一些列的线索,疑似指向史上某个逝去的路尽级生物?

  下一瞬间,楚风手掌抄向后方的感觉突然就变了,不再是光滑冷冽的大长腿,那里毛茸茸!

  甚至,这些毛有些扎手,那双腿像是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大钢针。

  楚风顿时头皮发炸,早先纵然知道背负着鬼怪,可那也是艳鬼,不那么让人膈应,而现在的感觉则完全变了。

  这是某种粗毛怪物在蜕变,还是又来了一个不了解、无法揣度的厉鬼?!

  最为瘆人的是,他的耳畔那湿漉漉的感觉更明显了,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对他下嘴了!

  楚风嗷的一声,浑身抖动,似乎想将什么东西给摔下背去,他真的受不了这种惊悚的待遇。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

  黑袍道祖是何等的生灵,一直在盯着楚风,早就觉察他不对劲儿了,现在看到他如同发癫般,第一时间出击下死手!

  道祖袭杀,那可不是说说而已,动辄就是天地寂灭,宇宙崩解,攻击力太强了。

  那块黑色的石碑直接就轰到了楚风眼前,并且,还有一张诡异画卷当头罩落,要将楚风收进去。

  此外,黑袍道祖自己也动手,无量乌光释放,他如同灭世魔祖降临,大手探出,要将楚风镇杀。

  至于大道符文,更是密密麻麻,挤压满宇宙虚空。

  而秩序化成的不祥天剑,粗大无边,超越了极限,贯通世外,撕裂了这片混沌汹涌的无主地界。

  若是在阳间,单是这种剑光,一道便足以洞穿宇宙!

  这无边攻击,一起到了楚风眼前,将他覆盖了,石碑剧震,将他打的一个踉跄,剑光如虹,贯穿金色波纹,要将他削成血泥。

  至于黑袍道祖自身,翻手间就是天穹般压落,道生到灭,掌纹即天道至理,两掌一合,要将楚风磨碎。

  楚风有点惨,被石碑打的斜飞,又被一张画卷起,接着被两只大手拍中身体,并碾压着,期间还被无数粗大的剑光劈中。

  换一个人话,估计早已炸开了,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纵然如此,楚风的嘴角也不断淌血,他被身后的怪物纠缠,又遭遇道祖猛攻,实在是措手不及。

  “安静点,别折腾,活在我身边,说不定以后需要我度你呢!”楚风喝道。

  什么玩意,你要度化我?黑袍道祖当时就怒血上头了,你想如同机械佛族、如同金刚道族般,动辄就要度化其他强族为仆吗?

  显然,他误会了,觉得年轻的怪物太特么可恨了,一会儿嚷着要弄死他,一会儿又要度他,对他这个道祖来说,侮辱性极强。

  黑袍道祖占据先手,得势不饶人,趁楚风疲于应付时,暴烈出手,大道符文都沸腾了。

  在他的周围黑色血雾弥漫,将他衬托的高大而慑人,仿佛有一尊路尽级生灵站在他背后极其遥远的虚空中,震慑古今未来!

  楚风咳血,奋力挣扎,想摆脱背后的纠缠,那东西真要吃他吗?!冰凉的手,毛茸茸的大腿,湿漉漉的嘴,都几乎贴到他的肌肤上了。

  轰!

  同时,他又被道祖轰中,对方不断进攻,让他吐出几口血沫子,无比狼狈,陷入了生死险境中。

  “终究不是真正的道祖,他要完了!”

  阳间,中央天宫中,早先站队、决定反出诸天、要与诡异生物站在一起的沅族、四劫雀等族中,有人低语。

  “你说什么呢?!”天空中,顿时有人驳斥,冷冷地盯着背叛出去的族群。

  黎龘、斗战猕猴王等人更是亲自投过去目光,杀气弥漫。

  双方都有仙王,一旦开战,此地必然化成虚无,一切都要被打崩。

  “我们走!”沅族的仙王开口,不想在这里纠缠下去,欲第一时间离开再说。

  事实上他们有点没底了,怕出意外,楚风莫名其妙横空崛起,居然硬撼一位道祖,让他们脊背发寒。

  若是那个年轻的疯子真的干掉黑袍道祖,转回身来,必然就会清算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就是现在,趁他落在下风,有大难了,赶紧遁离,这是沅族、四劫雀族、西天组织等做出的打算。

  然而,黎龘第一个站了出来,挡在了虚空中,这些人还想逃?都要被诛杀才行!

  接下来,其他仙王也都动了,冲霄而起,拦阻沅族、四劫雀族等人,不想他们逃出诸天。

  不然的话,将来必然要在战场上见,这些带路党会比诡异生灵更歹毒,会对昔日的同类下死手不留情。

  世外,楚风大口咳血了数次,被激怒了,他甚至想将罐子中的轮回土倾倒出去,全不要了,大家一拍两散。

  结果,这种念头竟起了作用,他身后的生物没有对他下嘴,并且安静了,长毛褪尽,最后更是蛰伏,不再有声息。

  摆脱困局后,楚风第一时间发飙,这么片刻间,他被黑袍道祖的石碑连轰了六次,被他的大手更是劈中多次,更不要提大道符号接连在他身上炸开,规则天剑将他劈的鲜血淋淋了。

  幸好,他身上金色波纹荡漾,挡住了八成伤害,此外血肉中鼓荡出来的力量也帮他化解了必死之局。

  ”杀,老梆子,茅房里的石头,你给我立刻殒灭吧!”楚风大吼,拳印如虹,打出了举世无匹的光芒,璀璨拳印照亮古今,映照无数大宇宙,让诸天的界壁都仿佛透明了,世间皆可望到他的身影。

  砰!

  黑袍道祖被震退,石碑翻飞出去。

  哧!

  楚风的背后,浮现一个光轮,这是以他目前的实力催动出来的七宝妙术,很快光轮不限于七色光彩,迅速多了三种。

  除却五行属性的祖物质外,还有阴与阳,更有空间物质、时光物质,此外还多了魂物质!

  十宝妙术第一次出世,便惊艳了世间!

  这是罐子与那神秘生物为他补全的祖物质,让他将这门妙术推升到了极致领域,无限升华!

  轰隆!

  光轮超越速度极限,跨过光阴河流,飞了出去,噗的一声,将黑袍道祖斜肩斩断,道血四溅。

  与此同时,楚风也感应到了阳间的杀声,二话不说,他直接探出一只大手,没入阳间的苍穹间。

  他的手掌遮住了天地,苍茫星海都被覆盖了,他一把就将沅族整体给攥在了手心中。

  噗的一声,沅族腐烂的大宇级生物,以及更弱的族中精英等全都在第一时间爆碎,化作尘埃。

  纵然是沅族中的两位绝顶真仙级强者,都几乎触摸到仙王领域了,也在第一时间炸开,形神皆散。

  唯有沅族的仙王,正在与斗战猕猴王交手,没有被抓起来,避开一劫。

  然而,那终究也是暂时活命,楚风大手发光,刹那就将他强行给“接引”了过去,攥在了手心中。

  “不!”

  沅族的仙王大叫,惊恐无比。

  他很想呼唤,请黑袍道祖救他,不要寒了投靠者的心。

  然而,黑袍道祖刚被斜肩劈断道体,几乎是同时间发生的事,自己都正血溅世外,哪里顾得上他。

  噗!

  沅族仙王炸开,化成一滩血泥,而后又焚烧,他的魂光都被化了个干净。

  仙王很强,若是道祖不出手,这种生物绝对可以万劫不坏,活几个纪元毫无问题。

  可是现在,一位老牌仙王就这么被人含怒出手,一把攥死了!

  楚风自然不会放过沅族,他们早有反心,兼且曾经一而再的针对他,还曾迫害羽尚与妖妖一族,怎能不清算?

  现在,他有这种实力,而且趁着还为消退前,绝对要大加利用。

  几乎是同时,楚风顺手一划,将四劫雀族又都给笼罩了进去,噗的一声成片的血光炸开,这号称与世同存,渡过四次灭世大劫的种族,今天死的七七八八了,被遮天大手抓了个七零八落。

  世外,黑袍道祖咆哮,低吼,今天他竟吃了这么大的亏,当真要危矣吗?

  他霍的抬头,双目漆黑,像是两口吞噬万物的黑洞,连时光都不放过,被吞进去了。

  “吓唬谁啊,诡异生物,你注定要死在世外,该坠落了!”楚风大喝。

  他催动出去的光轮,十种光彩一同迸发,旋转着,割裂宇宙,向前镇杀而至。

  然而,这一次十色光轮并不是旋斩,竟在黑袍道祖那里直接猛烈的炸开了。

  十宝妙术第一击,光是斩过去就将黑袍道祖斜肩斩断,而这次则是整体爆开,可想而知威力多么的恐怖!

  轰隆!

  噗!

  黑袍道祖身体残缺了,手臂、头颅等都断落下来,漂浮在世外虚空中,他愤怒而又颤栗不已。

  他竟失利了,吃了这样大的亏。

  楚风二话不说,第一时间抄起石琴,抡动起来,对着他的头颅直接而又猛烈地……夯了下去!

  “今日,我必屠道祖!”楚风吼道,声音震动无数大世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圣墟,圣墟最新章节,圣墟 雅文言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