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63章 祖上姓叶

小说:圣墟 作者:辰东 更新时间:2020-07-16 05:06:10 源网站:E小说
  羽尚身材枯瘦,但是,已经不似前段时间那般面色苍白,他在生命枯竭将自己埋在土坟没几天时,被楚风寻到,并给予了他魂花大药等。

  很难想象,天帝的血脉,这一支最后几人之一,居然就那样险些一个人凄凉的死去。

  自葬己身,埋在儿女的衣冠冢畔,这是怎样的一种孤独无助与悲凉?

  事实上,他这一生都不快乐,是悲苦的,原本有三个儿女,各个天赋超绝,一家原本和睦温馨,最终却落得只身下他一个孤苦衰败的老人。

  如今,否极泰来吗?

  他听到了妖妖的消息,那个孩子居然还活着,并来到了阳间!

  他再也坐不住了,要第一时间前往两界战场,去与她相见。

  当年,他这一支中,唯一的后人被沅族各种冷血试验,其中一个后人被栽种母金后,被放逐小阴间,竟成为了血脉仅有的延续。

  可惜,妖妖的爷爷,那个疯了并浑噩的老人,现在依旧不知落在何方。

  “前辈,你要小心啊,两界战场有真仙,有究极生物,我听人说打翻天了,那里可能有你的敌人。”紫鸾担心。

  但是,羽尚心意已决,执意要去,他怕妖妖出事儿,如果那个孩子死去,他这一生都没有意义了。

  他觉得,自己是家族的罪人,无论如何也要为当年的天帝留下后人,不能让帝血在他们这里断掉!

  老龟钧驮心思活络了,帮着出谋划策,为的是想让自己活的更久远点。

  不过,未容他们有过多的打算,还未等羽尚动身呢,天穹就被劈开了,散发出绚烂的光雨,那是道祖物质,那是神性粒子,是带有辐射性的恐怖能量。

  “什么人,大宇级强者紫鸾镇压当世,傲立于此!”小鸟瑟瑟发抖,小脸煞白,嘴唇都在哆嗦,硬着头皮喊话。

  不要说她,就是羽尚都心惊,那是什么人,仙道物质淌落而下,来人绝对不可能力敌!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只巨大无边,毛茸茸的……狗爪子,撑开天穹,探了下来。

  “羽尚何在?”狗皇的声音在咆哮。

  羽尚先是悚然,而后他一怔,因为在三方战场时就看到过这只黑色巨兽的大爪子。

  “前辈何事,我在这里。”羽尚开口,并将紫鸾与钧驮挡在身后,自己独自面对。

  “娃娃,你受苦了!”狗皇通过那裂缝,露出一只硕大的眼睛,比湖泊还大很多倍,居然通红,有湿热的液体险些滚落。

  羽尚都多大年岁了,以万载计,结果现在被称之为娃娃,让他无言以对。

  轰隆!

  顷刻间,天翻地覆,毛茸茸的大黑狗爪子变得祥和了,将羽尚三人一同带走了,刹那回归两界战场。

  当看到场中多了三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来,这当中便有……天帝的后人?!

  一时间,各方瞩目,所有目光最后全都集中向羽尚的身上。

  楚风长出一口气,终究是没有意外发生,告诉狗皇坐标后,它瞬息将人给接了过来。

  “资质还不错,但怎么才是混元层次的进化者?”狗皇低语。

  所谓混元,便是阳间当世的大能级生灵。

  大能,被这么嫌弃,让无数人沉默,闭嘴,情何以堪?

  大能居然被一只狗如此蔑视,不当一回事儿。

  不过,想到这只狗的身份,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没什么好争辩的。

  羽尚咧了咧嘴,感觉嘴中微苦,他能成为大能还是因为楚风给了他延命的魂药等,若非除此,都已经自埋自身,在灰暗与失落中死在天尊境界。

  腐尸看了又看,声音冷冽,道:“他身体有问题,被打入过时光符文,磨灭与禁锢了部分本源,不用说了,这是你们沅族的手笔吧?!”

  “我就说嘛,天帝的后人怎么会这样差!”狗皇眼睛赤红,又怒又伤感,而后盯住了沅族的人。

  而在虚空中,六道如黑色闪电般的身影抬棺,震慑苍穹上的域外仙王等。

  “你们都活腻了吧?!”狗皇大吼,这时,它真的无比的自责,怎么会让天帝的后人落到这样的境地?

  “你们知道他们的祖上是谁吗?”它咆哮着,发泄着心中的愤怒与不满。

  三天帝何其璀璨,照耀万古,当与诡异源头血拼后,天庭众散尽,连后人都落到这样一个凄凉境地了吗?

  狗皇老迈,想到当年的豪情,战歌激荡的岁月,他们横扫了诸天,再想到三天帝与他们这群老兄弟最后的结局,它一时间悲啸连连。

  “道友息怒,族中小辈不知天高地厚,想探究帝法,做出了错事,请宽恕……”

  苍穹上,那曾探出紫金大手的沅族巨头,显然是一位真正的仙王,现在放低姿态,在这里轻声细语。

  “滚你大爷的!”狗皇当时就被激怒了。

  羽尚一脉都落到什么境地了?还妄谈什么宽恕!

  当!

  一刹那,那口铜棺剧颤,硕大的棺材板飞了起来,直冲天外而去,爆发出刺目而冷冽的光芒。

  这是帝棺!

  上次,魂河大战时,它曾突兀出现,并显照出了三天帝之一的身影,参与了那次的旷世大战,力拼祭地。

  最终,帝影隐去,但棺材留下了,狗皇与腐尸还有光头男子乘棺离去。

  现在,狗皇怒极,它觉得四劫雀、沅族等欺他老迈、血气枯竭、将死岁月中,因此对天帝不敬,折辱其后人。

  所以,它直接不计代价的祭棺。

  此棺一现,所有真仙与究极生灵都脸色发白,瑟瑟发抖,许多人软倒在地上,根本承受不住。

  纵然是域外的仙王,也都缺少血色,几乎想望风而逃,身体不受他们自己控制。

  一些古老的记忆,一些辉煌的传说,直接浮上他们的心头。

  相传,这棺成就了天帝,造就出世间的无敌者,是其成道之物。

  便是纪元更迭,无穷岁月流逝,真仙层次以上的进化者也不会不知晓那位天帝,想到其无敌的威名,怎不害怕?

  甚至,有传言说,他一直躺在帝棺中,正在养伤呢!

  一旦他再现世间,那就是可以杀至高生物的存在!

  什么样的强者可杀至高,唯有至高路尽,走到那个层次的极点!

  因此,青铜棺材板冲上天外时,四劫雀果断的逃了,避开这次的冲击波,没有再调头回来,更别说再次主动惹事了。

  沅族的仙王亦避开,他可不敢去硬撼青铜棺材板。

  狗皇大怒:“你敢逃?我不信你能离开诸天,不让本皇拍烂,今天上天入地也要追杀你!”

  众人无言,这主太强势了,别人躲开都不行。

  不过,仔细想一想此中恩怨,以及狗皇的来头,众人也都承认,它的确有底气。

  只是,它终究是老去了,衰败了,很可能就要死了,人们认为其心勇猛,但是不见得能付诸行动。

  出乎预料,沅族的仙王没有再避,站在原地,很冷静地开口,道:“沅族确实有人做了错事,对那位璀璨光芒照耀万古的天帝过去不敬,我族那些人任天帝后人责罚,至于我也是管教不严,在此请罪。”

  然后,他无比的果决,将自斩一臂,仙王血刺目,释放出浩瀚的伟力,但又迅速收敛了。

  一条手臂坠落,向着阳间而来,他竟干脆地送上一臂。

  连狗皇与腐尸都是一愣,有点觉得意外。

  但是很快狗皇不爽了,冷声道:“你这是以退为进吗,给谁看呢,显得你们讲究吗?太虚伪!”

  它也干脆,探出一只大爪子,抓住了青铜棺材板,直接轮动起来,道:“说了我自己砸就是自己砸!”

  砰!

  它一棺材板下去,将那坠落下来的仙王手臂给砸烂了,血光四溅时,又焚烧起来,一击成灰!

  “不要故作姿态请罪,你们什么情况,本皇清楚的很!”狗皇寒声道。

  然后,它俯视下方,没再搭理沅族仙王,而是盯上了元凶,那位腐烂的大宇级生物沅晟与老究极沅伦。

  此时,羽尚震撼,说不出话来,仙王都被这只黑色巨兽砸烂一条手臂?

  这是在为他出气,讨一个说法?羽尚当时眼睛就红了,老泪差点滚落下来。

  妖妖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她微微轻颤:“玄祖?”

  “好孩子……你是妖妖?”羽尚激动、喜悦、伤感,身体都在发抖,没有想到凄凉的晚年竟见到了仅有的后人,天帝血未绝,他纵然死去,也心安了。

  楚风真心为他们感觉高兴,默默站在一旁,暗中持石罐戒备着,他怕有人狗急跳墙出手。

  “好,好,好,原来你这小女娃也是天帝的后人!”

  狗皇低吼,腐尸更是直接冲了过来,脸上的杀气敛去,难得的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故人有后,吾深感欣慰,放下一桩心事!”腐尸叹道。

  “你们,都给我滚过来!”狗皇发怒,探出一只大狗爪子,即便老的毛都要掉光了,但是大爪子还是很锋利的,噗噗两声,将沅族的腐烂大宇与老究极都给洞穿在狗爪子上,带到眼前!

  在此过程中,天地寂静,无人阻止,连域外的仙王都没再开口。

  “连天帝的后人你们都敢下手,害死?!”狗皇一甩狗爪子,将痛苦无比的沅晟与沅伦甩出,血洒虚空。

  这是狗皇没有下死手的结果,不然直接就化成飞灰了,它不想给他们痛快。

  砰!

  它一爪子又拍了下去,两大强者直接断裂,四段躯体横空,还是未死,残躯血淋淋。

  “你们的祖上无人可敌!”狗皇霍的回头,看向妖妖与羽尚,老眼中有一股炽盛的光芒绽放,它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与天帝同行,峥嵘岁月,一往无前去征战。

  “他只靠一双拳头,就可以打遍诸天无对手!”狗皇的眼神愈发的灿烂了,不再浑浊。

  然后,他又一巴掌拍向沅晟与沅伦,让他们身体愈发破烂,血淋淋坠落在地上。

  “凭尔等宵小也敢欺天帝后人?!”狗皇嘶吼。

  “你们不要坠了祖上威名!”狗皇对妖妖低语。

  “我同境界从未有敌,以下伐上,跨境季亦败敌无数!”妖妖无比的自信的回应道。

  “好!”狗皇闻言,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而且无比璀璨,连连点头。

  同时,它再次将沅晟与沅伦拍的惨叫,身体都快打成肉酱了。

  随后,狗皇向妖妖无比郑重地开口:“你的祖上姓叶!”

  此话一出,混沌风雷撕裂天地,大道神音震动诸世,隐约间,从青铜棺中竟显照出一道虚影。

  模糊间可见,他黑发披散,眸光如同冷电,宛若跨过历史的长河一步一步地走来,竟在逼近现世!

  轰隆!

  模糊身影的气息暴涨,直冲域外,贯穿了诸天!

  在这两界战场中,原本还有不祥与诡异呢,可是现在全部惨叫,第一时间炸开,被那种莫名的帝者气息磨灭个干净。

  “喀嚓!”

  正在远方游历,带着上苍至高法旨而来的那个老者,忽然震惊的发现,其身上的法旨……似乎发出一声裂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圣墟,圣墟最新章节,圣墟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