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什么?”

  这个问题飞了一圈,到最后又回到了萧潇这里,不过问话人变了,不再是曾瑜,而是傅寒声。

  说这话时,傅寒声正半蹲下身体,眸光与她平视,话语也是轻描淡写。

  萧潇视线还在书上:“我不挑食。”

  “倒是很好养。”声音很低,低得近乎温柔酢。

  萧潇终于抬眸看他,接触到他深幽的目光,接连数日的郁气不知不觉间竟已消散不见了,只因他话语间流露而出的那份柔和。

  四目对视,傅寒声捧住萧潇的脸,似有万千话语几欲而出,但他终究只是笑了笑:“米饭或是面食,潇潇选一个。牙”

  傅寒声缩小了选择范围,萧潇也就不能再说“随便”之类的话了,想了想,她说:“面食。”

  “好。”他的鼻梁很俊挺,这时贴在了萧潇的鼻子上,轻轻的摩挲了几下,很痒,萧潇微微别开脸,他见了,低笑出声,站起身道:“我去煮面。”

  午餐是傅寒声亲自下厨做的,两碗热腾腾的面做好后,被他直接端进了阳光房,萧潇近几日胃口不太好,纵使有了食欲,也只是吃了一半。

  “再吃几口。”有时候,萧潇的食量颇像老太太喂养的家猫,小的厉害。

  萧潇放下筷子,把碗推到一旁:“吃不下了。”

  “浪费。”傅寒声抽了一张面纸给萧潇。

  萧潇接过面纸时,一句话脱口而出:“浪费,你吃。”

  这句话,可以理解成开玩笑,也可以理解成家常拌嘴,但萧潇却止了擦嘴动作,定定的看着正在吃面的傅寒声,萧潇眼眸微微闪烁,欲言又止。

  他看到了,问她:“怎么?”

  “你吃的面,是我的。”他们不都说,傅先生有洁癖吗?

  傅寒声莞尔,眼底微芒暗敛,淡淡陈述:“你不吃了。”

  “……我吃过了。”这才是重点。

  傅寒声低头又吃了几口面,然后抽出一张面纸擦了擦嘴,再然后微一倾身,干脆利落的吻了一下萧潇的唇角。

  “不嫌弃。”傅先生是这么说的。

  萧潇:“……”

  这天中午,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吃完面,傅寒声先是把萧潇抱回了卧室,眼见她睡下,这才回到阳光房,收拾碗筷下楼。

  主卧室分上下两层,有时候萧潇午睡的话,傅寒声会带着阿慈在下面活动,但从不让它走进卧房区域。这天,阿慈卧在主卧室内设客厅里眯眼假寐,曾瑜上来有事情找傅寒声。傅寒声下楼只有十分钟,但这十分钟却可以发生很多事,比如说:阿慈。

  萧潇是被一阵浓重的喘息声吵醒的,睁开眼,待她看向声源处,就见阿慈也不知道是什么走进卧室的,它立在萧潇睡觉的床头,眼珠发白,目光凶恶,全身的毛竖立着,萧潇吓坏了,攥着被子,僵在那里也不敢动,只是下意识“傅寒声——”的大叫。

  萧潇叫了几声“傅寒声”,她已经忘了,只知道没有关闭的卧室门被人忽然推开,傅寒声的出现让萧潇松了一口气,她条件反射的想要往另一侧的床边挪,殊不知阿慈见她动了,庞大的身体正欲窜起来时,却被傅寒声按住了:“别动,别动——”

  最后那声“别动”,倒是严厉的很。狗,不,藏獒通人性,竟垂下了头,蜷伏在了床侧边不动了,那模样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制服了阿慈,傅寒声再看妻子,别看她平时漠然无谓,可面对藏獒,那是一种融入骨血的害怕,她右脚还受着伤,就那么爬着想下床,他看了觉得好笑,又觉得心思柔软,把萧潇搂在怀里,低声安抚道:“别怕,它是在跟你打招呼。”

  “你让它出去,我不想看到它。”萧潇把字音咬得很重,她和藏獒相处一室,只有说不出的恐慌。

  傅寒声轻拍她的背:“我在这里,潇潇还会害怕吗?”

  萧潇沉默了。

  刚才醒来,见到阿慈的第一眼,她直觉反应就是叫傅寒声的名字,不知从何时起,她已开始信赖这个男人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危险关头,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他。

  阿慈留在了卧室里,傅寒声陪萧潇午睡,知她心有余悸,就搂着萧潇一起躺在床上,让她枕在他的臂弯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老太太是不是生我气了?”萧潇问傅寒声,若是往常,多日不去傅宅,老太太电话早就打过来了,再说她右脚受伤,老太太没有过问不说,甚至不曾来山水居看上一眼,透着不寻常,也难怪萧潇会这么想了。

  “你这么可爱,谁舍得生你气?”傅寒声转眸看着臂弯里的萧潇,同她说话的时候,薄唇附着她的耳,声音带着戏谑,却也带着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傅寒声宽慰妻子:“身为长辈,心里不舒服很正常,虽说是在怪你走路不小心,但归根究底无非是因为心疼你。”

  萧潇说:“那我明天去看老太太。

  ”

  他笑:“脚伤未愈,不要瞎添乱。老太太见你行走不便,少不了又是一番念叨,等你脚伤好了,我陪你一起回去,不是大事,嗯。”

  最后一个“嗯”字,尾音上扬,那是宠溺的语气,似是正在诱哄她放宽心。

  萧潇靠在他怀里不说话了。

  有阳光照进卧室里,那是日常夫妻间最亲昵的睡眠姿势,此时的萧潇忌惮床畔那只藏獒,躺在傅寒声的怀抱里,温顺的像是一只小猫。

  傅寒声是有些想笑的,他笑是因为生活,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妻子,不能让母亲觉得妻子不懂事,但同时也不能让妻子觉得母亲心有成见,而他夹在中间,虽说不存在左右为难,但游刃有余的同时,难免会心存触动:对了,人生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没有家务事掺搅,还能称得上是人生吗?

  他这么想着,倒是想起一事来,抚了抚萧潇的胳膊:“外公忌日快到了吧!”

  萧潇愣了一下,他这声“外公”说的很突然,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意识过来,他指的是唐家老爷子。是的,他和她既已结婚,她的外公,自然也是他的外公。

  “还有六天。”萧潇想起唐家祠堂,想起外公那把古旧躺椅,想起外公每次吸烟,都会杜绝使用打火机,像个老古董一样,吸烟前,掏出火柴盒,“呲啦”一声把火柴点燃,然后凑近点烟,吧嗒吧嗒的吸着……

  萧潇想起外公吸烟,也就想起了她身旁的这位男人,外公吸烟吸了几十年,傅寒声怎么说也有十几年,戒烟定是很难,这段时间,两人几乎天天都在一起,萧潇却从未见他抽过烟,他是怎么坚守下来的?

  她这么想着,耳边传来了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贯淡漠的腔调:“外公忌日那天,你要和我一起参加慈善晚宴吗?”

  唐奎仁是c市赫赫有名的慈善家,自他去世后,每年忌日那天,唐家都会举办“唐奎仁慈善晚宴”,但凡在商界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应邀出席,今年也不例外。

  “怎么一起参加?”跟傅寒声一起参加慈善晚宴的话,隔日一大早,她怕是真的要上头版头条了。

  “不同行。”

  私心里,傅寒声并不愿意萧潇曝光在大众目光之下,也容不得别人对他太太评头论足,至于上次曝光事件,纯粹是私心作祟。

  萧潇右脚崴伤,去医院检查是必然,他原本可以把事情做得更为低调一些,但他没有。之前派去c大保护萧潇的警卫,曾见证过萧潇舍友对苏越的欢喜程度,那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夜间私话,怕是没少撮合他太太和苏越在一起吧?

  若是她们知道萧潇身份,至少可以在萧潇面前谨言慎行,也能在某一程度上帮萧潇约束日常举止,多提点,多批评。

  提点什么?批评什么呢?比如说:已婚妻少和单身男私下接触。

  这些话,他不能说,说了萧潇会恼,他的心火也必定不会弱,所以只能她的舍友说。现如今,与她接触最深的,也就只有那三个女孩子了。

  萧潇感叹道:“我如果出席晚宴的话,唐家成员该集体变脸了。”

  傅寒声笑,“变脸好。”

  沉默了几秒,萧潇问傅寒声,也是在问她自己:“我拿什么名义去呢?唐家长女?”说到这里,萧潇在他臂弯里摇了摇头:“不去了,我也不愿出那个风头。”

  两人一阵沉默,再然后,傅寒声搂紧她,很突兀的说:“那就以宾客之一的身份过去走一趟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最新章节,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雅文言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