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祖道 第十章 一碗茶和该废掉

小说:无上祖道 作者:干煸木头 更新时间:2018-08-08 12:09:31 源网站:E小说
  很简单的话,在不同的场景中能解释出不同的意思,亦或者是在不同情绪的影响下,能理解出不同的想法。

  叶尘的回答很简单,回答的时候,心中的情绪也很平静,所陈述的意思也很明了,就是我知道了,并没有其他之外的意思。

  但这是叶尘的回答,并非是叶峰所想要的最直接的答案,所以叶尘这很简单的陈述,到了叶峰这里却是衍变成立一个很难解答的难题。

  而这个难题,叶峰也只能在后天叶家的族聚中能够得到答案。

  族聚,是一个家族的盛会,相比于*肃穆的祭祀大典而言,族聚更多的是把酒言欢,聚族同庆。

  而叶家做为都城有着无上底蕴的豪门,虽然实力已是今非昔比,但是每年的族聚都会是一场空前的盛会,但凡是在都城内有一定实力的家族,都会前来捧场。

  所以,一大早,叶家的府邸便是变得热闹非凡起来。

  因为初来乍到,对都城有着一种陌生感,所以叶尘所落脚的地方是一处僻壤的小酒馆,经营小酒馆的是一个老伯,人很好,给人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来酒馆的人都称呼其“方伯”。

  虽然小酒馆所处的位置较为僻壤,但小酒馆生意还是很不错。

  坐在小酒馆靠着窗户的位置,桌上的茶水早已是凉透,叶尘始终是未曾将之端起,也不曾知道茶水的味道。

  “怎么,年轻人,有心事啊?”

  方伯手里提着一个水壶,或许是因为使用的年数太久了,茶壶的底部和壶身有着一圈黑色的接壤,这是烧水过程中火焰日积月累留下的痕迹。

  “方伯。”叶尘很礼貌的打招呼。

  “瞧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妨说出来,老头子我帮你出出主意。”方伯坐了下来。

  “方伯,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如可去做,也不知如何去做才是最正确的。”叶尘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

  叶家的族聚,是去,还是不去?

  一件事,如何去做才是正确的?

  这是世上最难解答的难题,即便是历经了无数岁月沧桑的圣人,也很难给出答案,因为在解答这件事的过程,本身就是在做一件事。

  方伯将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倒掉,重新换了热气腾腾的茶水,有淡淡的茶香味弥漫而出。

  “这一碗茶水,是什么味道?”方伯那历经沧桑的老脸之上有着淡淡的笑意,问道。

  “晚辈不曾喝过,所以并不知这茶的味道。”叶尘如实回答。

  这是很简单的一问一答,所表述的意思也很浅显易懂,随后方伯将那把黑茶壶重新拿起,起身去招待其酒馆的他人,也并未再多言什么,只是示意叶尘将那碗茶喝掉。

  圆形的茶碗之上的釉子有着一道道裂纹,显得很粗糙,之中的茶水泛着淡褐色,叶尘将之端起。

  茶水入口,有淡淡的苦涩,随之入喉后,茶香弥漫开来,沁人心脾,回味无穷。

  茶香的味道算不上浓郁,但却富有极强的生命力,弥留在齿根之间,茶水顺着喉咙,入腹后,茶香之中的活性因子被激活,溶于血液之中,随着血脉之力流淌于四肢百骸。

  这碗茶,很舒服。

  叶尘微眯着眼睛,很享受这种感觉,而待得茶香沉淀在四肢百骸后,叶尘的双眸之中略过了一抹的亮色,之中有着无尽的玄奥,透着晦涩的大道印痕,在叶尘的神魂之中隐隐能辨的一道轮廓凝聚而出,像是一颗种子孕育而出。

  像是大道不语,尽在拈花一笑中。

  这碗茶水,虽然只是一问一答,但却是让叶尘悟出了最简单又最为晦涩的大道,甚至神魂之中隐隐孕育出大道之种的轮廓,虽然叶尘不曾觉察到神魂内的变化,但是当后来与方伯再次相遇的时候,叶尘知晓了这一切。

  这杯茶源自大道茶树。

  大道三千,是最为晦涩也是最为简单的道理。

  一件事,如果不去做,是永远也得不到正确的答案,正如这碗茶,如果不去品尝,是永远也不知道茶香的味道。

  心结已是打开,叶尘便是和方伯招呼后,出来小酒馆。

  既然是要去参加叶家的族聚,总是要带上一些礼物,两手空空很是不礼貌,而且叶尘突然间想到了前些日子在祭祀大典上的那个小丫鬟,似乎后者缺少了两套漂亮的衣服。

  都城做为都域的首都,其繁华程度,放眼整个都域都是首屈一指,坊市之中,更是另一番繁华的景象。

  无论是坐落街道两旁的商铺,亦或者摆在两旁的摊位,都是挤满了人,甚是热闹,身处之中,听着四周响起的吆喝声,亦或者砍价、杀价声,虽然是十分的嘈杂不堪,但是之中充满着生活的气息,所以并不会让人心生反感。

  生活吗,总应该如此,热热闹闹。

  叶尘选了一家商铺,为小丫鬟精心挑选了两套漂亮的衣服,随后又是在一个摊位上淘了一件摆件“紫灵晶珊瑚”。

  紫灵晶珊瑚虽然称之为珊瑚,但并不是在海中孕育而出,而是源自陆地,是灵气极为充沛的低洼之地亦或者溶洞中,灵气溶于山岩之中,沉积而成。

  因其生长极为缓慢,而且摆在房中,之中的灵气会缓慢释放出来,对修灵者有很大益处,所以其价值也是不菲。

  叶尘向摊主付了钱,将紫水晶珊瑚收入囊中,虽然后者的模样有些丑,而且布满了灰尘,这也是它摆在摊位上至今无人问津的原因,但是稍加收拾,原本属于它的容貌便是会展露出来。

  因为时间还很充裕,所以叶尘便是想在坊市中多走走,最为主要的是,叶尘想在这些错落在两旁凌乱的摊位上,淘一些所需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放缓着脚步,顺着摊位前走,虽然不曾淘到像“紫灵晶珊瑚”这样的宝贝,但也没空手而归,像雷石、雷击木……杂七杂八的东西买了不少。

  初来乍到,便是售后颇丰,这样叶尘十分的满意,心中也是越来越喜欢这嘈杂不堪的坊市,又是从一个摊位上买了好多烈火石,叶尘打算就此收手,前往叶家,不过没走两步,一道似曾熟悉,又带有哭腔的声音,忽然从前面传来。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雪儿还很小,不想嫁人,雪儿还想留在您身边照顾你。”

  “父亲大人……,求求您,不要将雪儿就这样嫁了。”

  眉头微微皱起,听着那略带哭腔的声音,寻声而望,却是在人群之中看到一道有过一面之缘的身影。

  正是之前在祭祀大典上送给叶尘两株药草的小丫鬟,后者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而在其身前的是一位衣着潦倒的中年人,而在那潦倒中年人的身旁站着一位满脸色相的老头,老头身旁跟着几位壮汉。

  “父亲大人,求求您,不要……不要将雪儿就这样嫁了。”小丫鬟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声音中的哭腔更是重了几分。

  那潦倒的中年瞧着跪在身前的女儿,脸庞之上抖动了几分,双眼之中更是有着极为不舍的神色,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女儿,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不过当他将目光落到身旁的老者身上,那不舍的神色便是被无奈所取代。

  “筱老弟,我想你不会反悔吧!……”那色相的老头略带着笑意,说了一句。

  “呵呵……王坊主尽管放心,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水,我筱某人是不会食言的。”那潦倒的中年人低头哈腰向身旁的色相老头赔笑脸。

  那潦倒的中年人向色相老头赔笑后,便是劝说起身旁苦苦哀求的女儿:“雪儿啊……你不要怪父亲心狠,为父也是万不得已才将你许配给王坊主,你就答应了吧……你总不能让为父拿命去偿还欠下的赌债。”

  “再说为父的也是为你好,你嫁给王坊主后便是会衣食无忧,总比你在叶府做丫鬟去做那些粗活累活强上百倍。”那潦倒的中年人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说着跪在地上的雪儿。

  “父亲大人,雪儿……雪儿……。”雪儿跪在地上,是以泪洗面。

  “雪儿,你若是真心不想嫁,那为父也不勉强你,为父的今日就用自身的性命来换你的幸福。”那潦倒的中年男子说着便是从身上取出一把刀出来,

  那刀上的寒芒格外的刺眼,那潦倒的中年男子将刀逼近了脖子,是一副要了结自身性命的样子。

  “父亲大人……不要……雪儿应了便是……雪儿应了便是。”雪儿跪在地上,抱着那潦倒中年的腿,大声的哭喊着。

  那叫王坊主的色相老头得的了满意答案,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瞧着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雪儿,随后给身旁的一位壮汉使了一个眼色。

  那壮汉得到示意后便是动手要将跪在地上的雪儿带走,不过就在那壮汉刚要动手的瞬间,一道黑色的影子却是快速的闪现身旁,紧随而至的是一道凶狠的劲力,狠狠的砸在了那壮汉的手臂之上。

  凶狠的劲力爆发,直接让那壮汉痛苦的嘶吼起来,壮实的身子踉踉跄跄的后退数米,最后装在一商铺前的石柱上方才停了下来。

  那壮汉用一只手捂着肩膀,手臂之上那钻心的剧痛,使得他面目狰狞起来,他瞧着身上那已是毫无力量感觉的手臂,心中也知道这条手臂已是废掉,随后将目光落到那突兀冒出的身影,狰狞的面目之上,尽是杀气。

  “你的手不干净!”

  “该废掉!”

  一道略带着稚嫩声音的话声,缓缓的响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无上祖道,无上祖道最新章节,无上祖道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