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界 第319章 本源

小说:长生界全集 作者:辰东 更新时间:2016-09-13 00:25:50 源网站:原站点
  萧晨静坐黄泥台上,感受着那古老的本源之音,灵魂仿佛随着鸣震了起来,整个人不能自主,难以动弹。

  那仿佛是天外魔音,又像是那净土神律,似粗犷还悠扬,不可名状,难以描述。

  在这一刻,他仿佛感受到了天地本源就在眼前,鸿蒙天音涤荡十方,似乎瞬间充斥到了整片天地间。

  嗡、嘛、呢、叭、咪、哞代表六道天音,发挥到极致境界,合一的话可对抗六道轮回,而这黄泥台内传出的声音又是什么?

  萧晨盘坐在黄泥台之上,仿佛深陷古老的洪荒世界中,苍凉就久远的气息迎面扑来,几种本源音节此起彼伏,在无尽的空旷而又死寂的世界中传荡。

  似真似幻,似虚似实,萧晨如在梦中,那古老的天音与他的灵魂共鸣了起来,他仿似随时会崩溃,但也有一股要重生蜕变的奇异感觉。

  恍惚间,他感觉到了体内有一道涟漪荡出,竟然源于那无头的残破石人,它寂静无声,坐于他的体内,但是那道涟漪确实是其漾出的,瞬间让有身体将崩溃感觉的萧晨平静了下来。

  日升日落,萧晨整整盘坐在黄泥台三日,当朝霞再一次洒落,他才从那种奇怪的意境中回转来,古老的天音消失不见,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金色的朝霞洒落在他的身上,让静坐在黄泥台上的萧晨闪烁出点点金光,仿佛有稀薄的金水在身上流淌,皮肤晶莹如玉,看起来圣洁无比。

  珂珂正在旁边的一株古槐上打哈欠,它占据了一个被遗弃的喜鹊窝,学凤凰那般以各种灵草扩建成一个灵粹窝。刚刚睡醒的它。眨巴着迷糊地大眼看了看萧晨,嗖的一声跳了下来。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黄泥台竟然荡漾出点点波动,将它阻挡在外。

  “咿呀……”小东西惊讶的叫了一声,自它能穿越空间后还没有什么人可以拦阻它的去路。几经尝试,小家伙都未能成功,被阻绝在外。

  萧晨心中一动。伸手探了出去。将珂珂带到了黄泥台上。无阻无挡。顺利而入。

  “咿呀咿呀……”小家伙更加好奇了。在黄泥台上摸摸这摸摸那。最后更是将定在失乐园中地战剑拽了出来。在泥台上轻轻划了几下。

  一点痕迹都未曾留下。黄泥台看似坑坑洼洼。毫不起眼。但是却坚硬无比。纵然是锋利地战剑也没有破毁它。

  看起来寻常普通地黄泥台绝不是凡物。萧晨让珂珂收起战剑。再一次细细打量。不过却没有更多地发现。

  “我竟然静坐了三日?”

  “咿呀”珂珂点了点头。萧晨静坐黄泥台上。处在村中一片古槐下。并不是在家中。他怕修炼过程中万一出现元气躁动地情况。而让父母受惊。两位老人知道他在修行。因此对于他一坐数日到也不担心。只有村内地孩子常常在远处观看。

  初升的太阳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萧晨感觉自己似乎有些不同了,具体怎样他也说不清,躯体仿似经受了一次洗礼,轻便、舒畅了很多。

  他回到家中,与父母相见,吃了一些早饭,便带着珂珂去黄河边散步了,小家伙很喜欢游泳,经常独自去黄河里扎猛子。一游就是数百里。

  那是……苏滢吗?远处。一个窈窕身影刚从早市回来向隔壁村走去,二十六七的样子。有着一股书香气息。

  当年的小尾巴,总是跟在萧晨的身后。最后大哭着嫁给了一位颇有才气地秀才。

  萧晨一愣,许多久远的往事浮上了心头,不过他并没有过去,只是远远的看着,不想打乱这个儿时伙伴的平静生活。

  回来后他让村中的伙伴大周与光头他们将一个珠宝箱埋入苏滢院内的菜地中,让一她家误以为这是祖上留下的。他不想过多的改变昔日那个才女地生活轨迹,甚至从来没有去看过她。

  刷

  破空之响传来,几道人影降落而下,拦住了苏滢的去路。

  萧晨在远处地树林间看的清清楚楚,当时就皱起了眉头,那是几名修真者,他们怎么又来了?

  “旁边那个村子可是祖龙村?”一名年轻的修真者向苏滢询问。

  “想不到这等山野之地也有如此秀丽的女子。”另一个人笑嘻嘻。

  苏滢点了点头,道:“那里是祖龙村。”

  “想不到啊,所谓的祖龙村竟然也是那个洪荒古村。”一位女性修真者望着祖龙村道:“不知我们能否在这里有收获。”

  另一名女子声音寒冷无比,道:“好办,将那个村子的人都集中起来,肯定能问出些什么,尤其是那些老古董,肯定知道一些留下的传说。想不起来的话,就一个一个的将他们抓起里扔到黄河去喂鱼,我不信挖不出一些有用地线索。”

  “你们想干什么?”苏滢面露惊色。

  “我们地事轮得到你来问吗?”面色冰冷的女子扫了一眼苏滢,道:“去把你们村子地老人都找来我有话要问。”

  随后,她又向跟随而来的两男一女吩咐道:“将附近几个村子地老人都带到祖龙村,好好的审问下。”

  “你们不能乱来。”苏滢真的怕附近村落的老人因回答不上来而被丢进黄河中掌影瞬间抽在了苏滢的脸上,将她打飞出去四五米远。

  “一个小小的凡人也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冰冷的女子带着蔑视之色,扫了一眼摔倒在尘埃中的苏滢,道:“让你去就赶紧去。”

  旁边那个始终笑嘻嘻的男子,道:“美人快去吧,我师姐可不会如我这般怜香惜玉,摔痛没有。我帮你揉揉。”

  “现在可不是胡闹的时候。”神色冰冷地女子瞪了一眼想要凑上前去的男子。

  男子讪讪的止住了脚步,道:“知道了师姐。”

  “叶君师姐,叶天师兄他会来吗?”旁边另外一个男子问道。

  冰冷的女子道:“我哥哥正在华山大战一群神通者,估计要等封王问鼎才能来。”

  “叶天师兄身为修真界最强年轻十杰之一,不要说华山封王问鼎,就是在九州年轻一代中封王也不成问题。”

  “你怎么还不去?”叶君冰冷的扫向倒在地上的苏滢。

  咚、咚、咚……

  大地在轻颤,莫大的威压自古槐林中笼罩而来,林木摇摆。乱叶纷飞,强大的波动瞬间汹涌而至。

  萧晨一步步走来,倒拖着战剑,划刻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沟痕,杀气是不加掩饰地。

  方才出言调戏苏滢的男子回转过身来,寒声道:“你是谁?”同时间,一把银色的小锤被他喷吐而出,挡在了身前。

  “杀你的人。”萧晨声音漠然。步履坚定,倒拖战剑逼近。

  “找死。”男子怒哼了一声,银色的小锤瞬间放大到磨盘大小,向着萧晨砸来,雷电轰鸣,一道道闪电像蛛网一般先行罩落而下。

  萧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依旧在不可动摇的逼近,战剑向上一挥。“轰”的一声巨响,大地摇动。剑芒顿时击溃那片闪电连成的光网。同一时间“铿锵”之音响起,那磨盘大小地银锤被劈为两半。

  此刻,萧晨到了那名男子的近前,莫大的压力顿时让那男子感觉到了恐惧,未曾想到敌手的实力超乎想象,抽身便退。

  萧晨怎会给他机会呢,一步就跟了上去。男子大喝,口吐出一道剑光劈向后斩来,萧晨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手中战剑立劈而下。“喀嚓”一声,那飞剑瞬间化为废铁。掉落在地上。同时,血光崩现。萧晨一剑斩掉了他的头颅,猛力一震,那元婴也碎裂了。

  不远处,珂珂飞到了苏滢的近前,小东西以七彩霞光扶起了她,并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抚去了她脸上那恐怖地掌印。

  “萧晨哥哥……”苏滢抱着不知道是何种动物的雪白小兽,看向萧晨时,顿时泪眼模糊,似乎有万千委屈,有很多话想说。

  “让你受委屈了。”萧晨未曾想到到底还是与苏滢见面了。他提着滴血地战剑向着另外三人逼去,无情的看着名叫叶君的女子,道:“自己剁掉右手,我给你一个痛快。”

  叶君冷笑:“一个凡人而已,我纵是杀了他,也不为过。你杀了我一个师弟,还敢如此对我说话,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说到这里她抢先发难,一抖手臂,一个金刚圈像是天外彗星般撞击而来,划出长长的尾光,璀璨夺目。

  萧晨战剑斜劈,“当”的一声巨响,金刚圈飞转上天空,但盘旋了一周再一次俯冲而下,狠狠的砸来,空间塌陷,大地龟裂,竟然带着风雷咆哮之音,贯冲而下一道紫光,将大地打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大黑洞。

  叶君虽为女子,确实有嚣张狂傲的本钱,如此修为并不萧晨弱多少。

  萧晨眸绽冷光,空间神通张开,青色的光幕笼罩而下,短暂地定住了金刚圈。而后八相世界神通浮现而出,他快如闪电般向前冲去,封困叶君。

  叶君虽然早已冲天而起,但是怎么快地过萧晨呢?金刚圈实乃不可多得修真法宝,乃是他们这一脉的老祖三婴太君亲手祭炼而成,崩溃空间,脱离青色光幕,回到了她地身边。不过这个时候萧晨已经冲至,八相世界将其覆盖在里面。

  萧晨凭借独步的神通与武体,不只一次战败高他几重天地修者。他有绝对把握灭杀这个比他稍弱的女性修真者,他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展现出最强实力。

  天相与地相交泰,阴阳二气弥漫而出,封困叶君。萧晨左手战剑斜劈,右手晶莹如玉,上苍之手直轰。

  这是在逼叶君全力对决,光芒淹没了天空,战剑斜劈五记,金刚圈粉碎,上苍之手九击,叶君所有修真法宝全部化为废铁。元婴更是被彻底震碎。

  不过她的肉身与灵识却保留了下来,被萧晨抓着扔在了地上。

  另外一男一女大吃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在一个山村遇到这等高手。

  “你废了叶君,你……可知道她是谁?”那名男性修真者道:“她的哥哥是修真界最强年轻十杰之一的叶天,不放了她地话,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萧晨神色漠然,无情的道:“十杰我都敢杀,十杰的妹妹算什么!”

  “你……你是泰山问鼎的暗王萧晨?!”女子吃惊的看着萧晨。

  暗王?萧晨不知道自己何时有了这样的封号。

  两人想跑。但是萧晨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空间神通展出,震碎了他们的元婴,却未斩杀,将他们扔在叶君的身旁。

  “你们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出手打凡人似乎是应该地事情,那么此刻你们算什么?我现在抽你们的嘴巴,你们是否有话说?”

  “你敢?”叶君尖叫。

  萧晨一巴掌将她抽飞。冷笑道:“杀你都敢,打你有何不敢?不过我不会如你们一般。我不会对寻常女子动手。”

  叶君披头散发恨声道:“你……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他来了我便将他也杀了。”萧晨再一次将她抽飞。

  旁边的一男一女皆出言道:“放过我们吧,不然你会大祸临头。叶君与叶天兄妹乃是半祖三婴太君的后代,太君已经来到了人间界,你若杀了她的子孙,必死无疑。”

  “我现在放过你们,就能改变处境吗?”萧晨冷笑道:“我做事从来不后悔。现在送你们上路。”

  萧晨提着三人向着不远处的黄河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叶君三人大叫。

  “你们不是要将村中的老人扔进黄河去喂鱼吗?现在就按你们地手法来解决你等,将你们去喂鱼。“不,你敢?!”

  “放开我们。”

  萧晨冷笑道:“看来你还真是自恃身份,骄横惯了。到现在还给我刷刁蛮脾气。我让你看我敢不敢!”

  萧晨直接直接卸掉了他们的四肢。扔进了黄河中。当然这一幕,他并未让苏滢看到。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很残忍,但是对于修者来说这算不得什么。

  黄河水翻卷。很快将三人吞没了,叶君至死都有些不敢相信,有人不顾忌她为三婴太君后代的身份。

  苏滢看着一别多年的萧晨,泪水模糊了双眼,抱着珂珂哭泣道:“我以为你会永远躲着我,再也没有与你相见的机会了。”

  “不哭,快成小花猫了。”萧晨展露笑颜,尽量缓和她伤感的情绪。

  “每当想起往事,我都想哭……”苏滢定定的看着萧晨。

  萧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短暂的陷入了沉默中,他真地只将苏滢当成了妹妹。

  “回村去吧,平平淡淡才是真,我的世界不是你了解地世界。”最终萧晨帮她擦去泪水,目送她离去。

  苏滢最后回头问道:“你以后还会出现吗?”

  “会的。”萧晨违心答道,他觉得今天没有改变容貌出现是一个错误,真的不该出现在苏滢面前了。

  九州大地,各处名山大川,皆在进行封王战,长生界与修真界的年轻一代激烈交锋,强者名动天下,弱者不断殒落。

  方天启、叶天、赵重阳、雪舞等人威震同代高手,声名越来越显。

  萧晨知道祖龙村似乎难以平静了,不断有修真者寻到这里,此村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呢?

  是黄泥台吗?连续七日来,他都静坐在黄泥台上,用心去感应那里面的洪荒古音,想要弄个究竟。

  第十日,萧晨终于弄清到底有多少中天音,灵魂险些粉碎,若不是那石人漾出一道涟漪,他的灵魂就彻底消融了。

  可怕的音节,似乎比佛家的六字真言还要恐怖很多倍。

  嗡、咯、啊、吼、哞、咄、噪、叨!

  第十五日,他终于听清了八种音节,他感受到了最为本源的力量,当中地“嗡”与“哞”与佛家六字真言相同。

  佛家六字真言与这八音到底哪种更神秘莫测?

  萧晨偏向于这八音,他很想掌握这本源八音,但是在接下来地一个月中,无论他如何模仿,颤音都达不到那种纯粹的地步。

  因为,所谓地音节是发自灵魂的,而不仅仅是外在地音波。

  天音难仿!

  精疲力竭,直至萧晨历经半月天音碎魂之苦,才勉强发出其中一音。

  在模仿本源“嗡”因之时,灵魂跟随共鸣颤动,不想最后竟然开始碎裂,也就是这个时候萧晨发现了自己果然如黄金神戟与乌铁印所说的那般是残缺的灵魂。

  碎裂之所以开始就源于残缺部分,“嗡”音正确,涤荡全身之际,灵魂无法承受,纵然有石人漾出的涟漪守护,最终也自残缺处开始碎裂了开来。

  但是萧晨灵魂共振出的“嗡”字音始终不灭,最为艰险时刻,竟然又开始慢慢让碎裂的灵魂重组。

  半个月的碎裂与重组,让萧晨经历了一次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的过程。

  他震惊的发现,重组后的灵魂近乎补全了,残缺的部分已经新生出大部分,但是印记并未多,只是强大了不少。

  萧晨明显感觉到了战力的增加,他惊骇于本源八音的无匹威能,不仅有毁灭性的力量,竟然还有再生的力量。

  他勉强掌握了“嗡”音。

  接下来的半个月内,他再一次在黄泥台上陷入寂静中。反复发出“嗡”音,灵魂跟随同振,他的灵魂共粉碎九次,重组了九次,终于让那残缺的灵魂彻底修复。

  当然,所谓的修复完全是源于魂力上的修复,某些印记不可能补上,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所谓印记就是记忆完整的灵魂的再生,让萧晨有了一股脱胎换骨的感觉。

  魂魄完整后,他已经掌握了“嗡”音,灵魂可以与之共振,萧晨知道他掌握到了一种强大之极的力量。

  他想掌握另外七种音节,但是却根本不能成功,他知道定然需要特殊的机缘方可。

  但此过程中,他无意间发现了一点特异的情况,某次他发出“嗡”音时,八相世界中的一相似乎颤动了一下,不过再次尝试,却无任何异常了。

  萧晨走下黄泥台,来到村口时,从山外山口中得知,近两个月来先后来了近千人,想要闯入祖龙村。

  洪荒古村……四字渐渐在九州大地上传了出去,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就连封王战都似乎有向这里转移的迹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生界,长生界最新章节,长生界 原站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