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觉醒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另外的楚家人

小说:异常觉醒 作者:灰小羊的狼 更新时间:2019-07-19 03:56:33 源网站:999文学
  他的心里浮起一股异样感觉,就像蒲公英随风飘逸,他的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姑爷——姑爷——”

  屋内传来楚侍月的声音,她叫了几声,敲了敲门,然后推开屋门走了进来。手机端 m.

  不知为何,白解突然有种做贼的感觉,心虚不已,忙从床上下来,放下粉红色的帷幔,挡住楚月的身影。

  “你怎么进来了?”

  听到白解的声音,楚侍月吓了一跳,吐着粉嫩的细舌,站在堂屋里回道:“我以为姑爷还没有醒,您的那几位朋友有事找您。”

  白解走出起居室,身上还穿着回来时的衣服,看着脸色桃红的楚侍月,随口问道:“他们在哪?”

  “在四号会客厅,我带您去?”

  “不用了,”白解摆着手。“我自己去就行。”

  察觉到楚侍月的目光似乎偷偷地往起居室里探寻,白解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轻声呵斥道:“别看了!你家小姐还在睡着,别把她给吵醒了。”

  “姑爷,你们俩······”楚侍月露出好奇的眼神。

  白解面色一正,“你想问什么?”他的身上透出让人畏缩的气势。

  “没什么。”楚侍月连忙摆手,挂着心虚的笑容。

  “我们出去吧,如果你想留在这里,也可以待着。”

  虽说楚侍月和楚月的关系亲如姐妹,但是她可知道,楚月最反感别人打搅到她的睡眠。

  两人出了屋子,来到外面,正好璀璨的晚霞铺满园内,不管是青翠的盆景还是虬然的藤蔓,全都染上一层大自然的喜色。

  两人在庭院门口分开,白解向三号会客厅大步走去。

  会客厅距离白解的园子不远,穿过三片园林,白解就到了三号会客厅的门口。门外的护卫看到白解,连忙向他恭声问礼。

  “姑爷。”

  听到声音,会客厅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

  “你们回避一下。”白解看着那些护卫。

  “是,姑爷。”

  进入会客厅,宫甲第一个迎了上来,脸上写着焦急,有些欲言又止。

  “出什么事了?”

  “那家伙失踪了。”

  “谁?”白解一时没反应过来,“谁失踪了?”

  “就是我们监视的那个家伙。自从那晚她离开了酒店,就再也没有回到那里。”

  “知道她的具体去向吗?”

  “我调看了布置在酒店周围的所有监控,只看到她消失在通往港口的大道上。”

  “难道坐船离开了?”

  “我也想到有这种可能,于是去调查了这两天所有港口的出入数据以及乘客名单,上面没有和她匹配的人。”

  “会不会是偷渡?”

  江南市港务管理局的规章制度虽说非常完善,但是只要有需求和利益,就会有人铤而走险,某些偷渡组织甚至拥有执政府的人员参与。

  “不是没这个可能,但我问过熟悉的偷渡组织,他们这两天没有接待过相似的客人。”

  既然那家伙的去向已经成迷,白解只能调换思路,从其他方向入手,他向宫甲问道:“你们有没有检查她住那间房?”

  “已经检查过,里面就和刚入住的时候一模一样,那家伙似乎并没有在那里过夜的意思。”

  线索全部中断,白解无奈地皱紧眉头,即便冥思苦想,暂时也没有很好办法。

  “看来我们是弄巧成拙了。就是不是那家伙有没有识破我们。”

  “照我看,肯定没有。”

  “哦。”白解看向齐天赐,他的脸上完全没有焦虑之色,“为什么这么说?”

  齐天赐用手托着下巴,意味深长的说:“这是经验,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经验,那家伙只是狡兔三窟,故意在那家酒店入住,实际上,她根本不会住在那里。”

  齐天赐的分析不无道理,但是想要让其他人完全信服,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

  “但她要是识破了我们呢?”路小风一针见血的问着。

  路小风的提问让白解和其他人面面相觑,他们似乎从未深刻考虑过这种情况。

  “要是他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或许也不完全是件坏事。”白解说着,“当她知道我们已经注意到了她,她的行动就会不那么自如,如果行动的时候稍不谨慎,就很有可能露出破绽,让我们抓到可趁之机。”

  “但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她在哪里。”路小风说出泄气的话。

  “没关系,既然她的目标是楚家,只要我们在这里,总能发现她的踪迹。”

  严肃的讨论暂时告一段落,齐天赐带着捉黠的眼神,偷偷示意着路小风。

  路小风偷偷摇着头,一脸为难之色。

  “你们在干嘛?偷偷摸摸的。”白解注意到了他俩。

  “这小子想问问你,新婚生活怎么样?”

  齐天赐把由头完全甩到路小风身上,这让路小风立刻不满地看着他。

  “这有什么麻烦的,想问就问,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那样,没什么特别的。”白

  解无所谓的说。

  “看看,我就说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齐天赐继续用路小风当由头。“白小子,什么时候我们能够见到你的二代?”

  “对哦!”路小风兴奋起来,“结婚之后,是不是很快就会有孩子?”

  看着满脸好奇兴奋的两人,白解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好像他变成了用于实验的白鼠一样。

  “你们俩怎么这么关心?”

  “告诉我们一下呗!”路小风大胆了起来。

  不知道怎样的回答才能满足他俩的好奇,白解只好委婉的说:“这种事情得看两个人的意见,不是单人能够决定的。”

  相较于感情白痴的路小风,齐天赐顿时听出了其中内涵,那意思就是说,孩子这件事得由楚月决定。

  “这你得加紧,要不然······”齐天赐突然收口。

  “要不然会怎么样,你今天好像有些奇怪?”白解疑惑地看着他。

  “有嘛?肯定是你的错觉,我的感觉棒极了!”

  白解摇摇头,没有做多深究,这让脸色越来越僵硬的齐天赐松了口气。

  刚才差点就说漏嘴了!齐天赐警醒着自己。

  当交谈结束,白解准备带着他们去享用晚餐的时候,楚尊先身边的管家出现在了这里,一把拦住了白解。

  “姑爷,老爷请您过去入宴,今晚有贵宾到来。”

  “贵宾?”白解觉得有些奇怪,按理来说,贵宾应该在婚礼的时候就已经到来,婚礼已经结束,楚家也没有其他喜事,为什么会有贵宾到来。

  不过既然是岳父大人的邀请,白解不好拒绝,他只能无奈地看着路小风他们,让管家安排他们用餐。

  “可不能怠慢我的这些朋友,记住了吗?”

  “是,姑爷,奴仆记住了!”

  会客的大厅距离这里偏远,白解赶到的时候,里面的宴席已经开始。

  白解算是迟到,所以进去的之后,连连向他们告罪,并且自罚几杯。

  “这位就是我们楚家的女婿,七娘的丈夫,他的爷爷,是白世老将军。”楚尊先满脸红光地把白解介绍给那些客人。

  白解趁着空隙,仔细打量这些“贵宾”。

  宴席只有一桌,楚尊先坐在上位,有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孔武男子,就坐在楚尊先的下位,位置还在楚家二老爷之上,剩下那些贵宾,脸上的神色非常平淡,似乎对外界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理,任由孔武男子和楚尊先热切交谈。

  宴会上只有一个空座,按位置来说,完全是晚辈的席位,在楚尊先把白解依次介绍给那些人后,白解就坐在了这里。

  刚一坐下,白解就闻到了股香甜软濡的芬芳,就像冒着气泡的甜米酒一样,让人不觉沉入其中。

  “你就是楚月的丈夫?”

  白解看向旁边,坐在他身旁的是个面色白净,样貌清秀的年轻男子,穿着厚实的貂袄,把脖子以下的部分完全包裹起来。

  “你是······?”

  “我叫楚玥,你要记住我的名字。”

  “······玥,名字的发音竟然和楚月一模一样。”白解有些惊讶。

  发现楚玥主动和白解搭话,坐在上首的楚尊先看了过来,对白解说道:“这位是七娘的表哥,你们可以多亲近一下。”

  楚玥却并不领情,当楚尊先甫一开口,他就把脑袋摆了回去,留给白解一道不明深意的哼声。

  他的这番不礼貌的举动,算是打破了宴会上看似平静和睦的气氛,让楚家的重要人士怒目而视。

  坐在楚尊先旁的孔武男子,将手放在嘴边轻咳几声,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

  “楚老大,今天我们来这,目的你们应该明白,我们只有两个要求,把这片老宅让给我们,另外,我们要见到老祖宗的尸骨。”

  当孔武男子的话音落下,剑拔弩张的的火焰在双方的眼神对峙中燃烧了起来。白解夹在中间,有种腹背受敌的感觉。

  “老鬼,当初你们一意孤行地离开楚家,我们可以不做追究,毕竟事出有因,但是你们现在想要对楚家提出这种要求,不觉得有些不自量力吗?”

  “既然你说到当初的事情,那我就要好好说说。当初我们一脉为了楚家能够渡过难关,付出了多少心血和人力,有多少俊才前赴后继地死在了敌人手里。又是谁力挽狂澜,挽救了楚家的灭族之灾。没有我们一脉,就没有后来的楚家。但是你们这脉却居心叵测,完全利用我们抵御敌人的时机,暗中谋取家族的控制,并且还在老祖宗生命垂危之际对他施以毒手。既然你们做得出这种事情,我们现在提出要求又有什么不可以?“

  虽说孔武男子的声音有些低沉,但他强而有力的语调直入人心,让人不由跟着他的情绪动荡起伏。

  听完孔武男子的话,楚尊先等人的面色都异常难看,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你说完了没有,如果说完了,那就轮到我了。我承认,你们一脉的确对楚家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你们也不能否认,当初楚家遭遇到的那

  些强敌,全是你们的胡作非为而引来的,你们憧憬着把楚家带上世界之巅,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向巅峰迈进会遇上的艰难险阻。如果不是我们一脉花费大量精力来为你们收尾 ,你们的那些所作所为早就将楚家带入覆灭,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楚家!“

  双方各执一词,在白解听来,貌似哪一脉都不能说完全成就了今时今日的楚家,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小子,在你看来,谁是楚家最大的功臣?”

  白解突然被孔武男子问到,他本想坐壁上观,没想到还是会被牵扯进来。

  “二郎,你就告诉他们,谁才是楚家最大的功臣!”

  看到楚尊先他们也瞧了过来,白解内心暗暗发苦,他原来就是个外人,根本不清楚楚家的陈年往事,要他做出准确判断,无异于悬臂称象,实在是不太现实。

  “就我个人的意见,岳父大人这脉应该对楚家贡献更多。”

  说到底,他毕竟是楚尊先的女婿,就算事实不是这样,他也只能支持楚尊先。

  孔武男子的脸上没有露出失望之色,他已经预想到这个结果,所以,他还有其他准备。

  “这小子是你的女婿,自然偏向你们。今天我们不是来扯嘴皮子的,这是我们的战书,三天之后,我们一战决定楚家老宅的归属。”

  “老鬼,看来你们越来越异想天开,既然你们不是来做客的,那就请便吧。”楚尊先下达逐客令。

  “哈哈,看看战书吧。”孔武男子张狂地大笑。

  坐在楚尊先另外一边的楚二爷随后拿起那份战书,打开来一看,上面除了明文字迹,竟然还有蓝衣执政官的身份印戳。

  “你们以为我们就没有任何准备吗?我们这次来下战书,是得到了蓝衣执政官的授权,这位大人的命令,你们恐怕并不陌生吧?”

  除了白解,在场的楚家人脸色异常难看,眼神来回飘忽,透出深深的不安。

  他们当然认识蓝衣执政官,上次他们就是因为这位大人的一纸逮捕令,整个家族直系都被带去了北天市关押,如果后来没有楚月的多番游走,以及某些大人物的出面,他们恐怕很难逃脱囹圄。因此,他们对这位蓝衣执政官的印象不可能不深刻。

  露出满意的笑容,孔武男子起身走向厅外:“我们走!”

  其他人跟随着他陆续离去,当那个叫做楚玥的男子站起,白解察觉到他饱含深意地望了自己一眼,这让白解有些莫名其妙。

  当这些不速之客全部离开,楚尊先他们的脸色阴转多云,满桌的菜肴虽然香气满溢,气氛却让人感到异常烦闷。

  “说说吧,这些家伙究竟为了什么而来。”楚尊先打开了话头。

  “大哥,他们不是为了这片老宅?”

  “他们一脉的过去你难道忘了,只是一片古宅而已,真能让他们大动干戈?”

  “但是他们有那个人授权的战书,我们不能不接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初我们能战胜他们,这次也不例外。”

  说到这里,在场的楚家人脸色好看不少,眼中也少了许多担忧。的确,过去他们能够把这一脉赶出楚家,现在他们的实力比过去强大数倍,应该更有把握对付这些人。

  但是,不知为何,所有人的内心还有股沉甸甸的阴影,对于这脉楚家人的近况,他们一无所知,无法预知到他们会使出何种手段。

  “二郎,这几天,你不要随意外出,如果碰到什么可疑人物,立刻告诉给我。”

  “是,岳父大人。”

  因为这批不速之客的到来,整个楚家的气氛顿时有些微妙,虽然楚尊先对所有仆从下达了禁口令,但是总有些人管不住嘴,无意之间闲聊起了这些事情。

  白解这几天也足不出户,外面的事情交给宫甲他们去处理,其实也没有多少事情,那个家伙杳无踪迹,只能大海捞针地搜寻线索。几天以来,很难找到多少可靠情报。

  从楚月嘴里,白解知道了关于那脉楚家人的详细过去。

  这得从四十多年前说起,那时楚家正处于蓬勃发展的境况,家族势力开始往江南市周边疆域渗透,自然会遇到那些疆域的地头蛇。那时主导势力拓展的便是孔武男子那一脉,他们那脉的老祖宗叫做楚齐,是位实力顶尖的封侯存在,也是楚家的金字招牌。

  借着楚齐这位封侯存在的名号,他们那脉对于周边势力的拓展粗暴武断,根本不给那些地头蛇面子,很快,那些地头蛇纠集到一起,密谋给楚家一个惨痛的教训。

  那时候的楚家人人眼高于顶,得意于势力的拓展,根本不把其他势力的反抗看在眼里,虽说家族中也有反对之声,但是声音毕竟单薄,完全不能改变整个家族的决定。

  也是因为这种目中无人,鄙夷轻视,楚家后来被那些势力埋伏,外派的人手损失了八成,原来渗透得到的一些势力,也不得不吐了出来。

  整整过了五年,楚家才从那次损失中恢复过来,这时,已经是楚尊先他们这脉开始主导族中的事务,而楚齐那脉则不知了踪影。

  (本章完)

  异常觉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异常觉醒,异常觉醒最新章节,异常觉醒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