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战国 第四十九章 打脸就要打痛(十)

小说:全球战国 作者:混吃等死 更新时间:2020-03-25 12:15:31 源网站:雅文言情
  在一个号称以道德治国的国家里,虽说不可避免的会催生出很多伪君子。但所谓君子欺之以方:对付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就必须用大道理、大道德来对付他。

  牛痘法可以使大明百姓免受天花之苦。土豆、玉米、红薯的推广可以切实的改善民生。便是蜡烛、甘油的出现,也对社会不无补益。所以,当朱由栋站到道德至高点后。所有针对他的弹劾,都迅速的消散为无形。

  还能怎么弹啊?整个大明官场,上上下下的官员都很清楚:普通人出租土地剥削雇农,所得利润百个人里有一个人拿点钱出来修桥铺路就已经不错了。像太孙这样,赚了钱直接救天下人……你们哪个做得到?做不到还有什么资格说话?

  所以,待得大殿上的热情逐渐消退,大家突然反应了过来:哎哟,什么时候诸多言官集体弹劾太孙的局面,居然不知不觉的彻底翻转了。

  这时候殿外的言官们暗自庆幸:还好发声比较晚没有进去,不然这会儿尴尬死了。而殿内的三个言官,这时候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三人齐齐一点头:“皇上、太子,我等未能了解太孙的一片苦心,胡乱上书,错怪了太孙。我等甘愿受罚。”

  “诶,朕已经说过了,风闻言事,便是不实也不追究责任。这是本朝太祖定下来的规矩。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三位是无错的。也谈不上什么处罚。”

  “谢皇上,如此,臣等告退。”

  “杨给谏且慢!”

  “太孙还有什么要吩咐臣的?”

  “呵呵,孤没有什么要吩咐杨给谏的,不过,孤这里也有一本弹章。”

  笑意盈盈的说完这句,朱由栋转过身来:“皇爷爷,孙臣朱由栋,弹劾户科给事中杨应文,父丧期间偷娶小妾,复职后收取他人贿赂,其家人在应天府老家欺男霸女、抢占良人田地诸事!”

  儒家,其实是很有血性的一家。孔子是武林高手,孟子是辩论王者。都不是什么纤纤玉指、弱不禁风的娘炮。孔子都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才是对的。而儒家的大复仇主义,更是充满了血性。

  作为儒家原教旨主义的拥护者,朱由栋这个时候才没有就此收手以此体现王者胸怀的觉悟呢:怎么,就准你们有事没事弹小爷玩?小爷就不能弹你们了?

  从一年前杨应文说他是恶龙转世开始,这个名字朱由栋就记在了心里。最近大半年手里有钱后,他更是派出魏忠贤和李世忠去搜集杨应文的黑材料。到了今天,这个杨应文又跳出来之后,朱由栋知道,他是该还手了。

  “太孙……殿下…….臣,臣身为言官,风闻言事乃是太祖定下的责任……何至于让太孙出此……荒唐之言?”

  “呵呵,杨应文,孤都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狡辩什么?万历二十七年,令尊逝世。你回应天府守丧三年,期间纳了一个小妾,嗯。”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纸条:“这位小妾叫如花,本是京城(南京)的一位烟花女子。万历二十八年冬,你这位小妾给你生下一个儿子。你为了掩饰,就在京城另外买了一套宅子让其母子居住。万历二十九年冬,你二十七月丧期已毕,回京师从新任职。这如花母子就跟着你来了京师。但是你为了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儿,还是不敢让他们和你一起居住。所以,你又在铁帽胡同租了一套宅子让他们母子居住,请问,是也不是啊?

  另外,你还收受他人贿赂。你是户科给事中嘛,户部的账目部分要经过你的查验。然后你就以此为凭,给你钱的,账目差一点就算了。不给你钱的,你就各种为难。总算你胆子还不是太大,那种账目明显有问题的,你还是不敢放过去的。

  此外,你的兄弟中了秀才后屡次乡试不第,于是在家里帮你打理产业。其间斑斑劣迹不知凡己,好多事情都是你出面找京城的官员摆平,需要孤一一念出来么?”

  “吧唧!”对于此刻的杨应文来说,除了昏倒,还能做什么呢?

  大朝会至此就迅速的草草收场了。万历面色复杂的牵住了朱由栋的手:“跟朕过来。”

  祖孙俩来到后殿,万历让宦官宫女们都走开后道:“栋儿,今日大朝会,若是没有后来你弹劾杨应文的事情,皇爷爷是极为满意的。但是,你为什么在已经大获全胜的时候还要去做这种事情?”

  “皇爷爷是想说孙儿狗尾续貂么?可是,《春秋公羊传》云,君子之仇,九世可报乎?对曰:虽百世可也!皇爷爷,外面的那些言官是什么东西,您不清楚么?您不讨厌他们么?若是一味的以王者气度,不与臣子计较为自我安慰,这些家伙不知道还会嚣张到何等程度?”

  “哎,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如此一来,外面的臣子们,对你的看法可能就……”

  “皇爷爷,孙儿不管做得多好,都不可能让所有的人满意。孙儿也从来都不想争取所有人的满意。孙儿只要那些认同孙儿做法的人站在身边就好了。”

  “嗯……”扶着肚子,艰难的徘徊几步后,万历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想当年,朕的父皇,对言官们百般忍让,可最后还是一不小心就被骂。不过呢,这个事情,还是不能处置得太狠。这样吧,到时候皇爷爷让内阁拿个处理方案出来。之后再以太后的名义对其进行赦免。”

  “这事后面具体如何操作,孙儿绝对遵照皇爷爷的意思办。”

  “哼,你这家伙,惹这么一大摊子事,就是要爷爷给你收拾后尾。不过呢,看着那杨应文如一滩烂泥般瘫倒在殿上,也是真的解气。诶,你给爷爷说说,你是怎么拿到他那么多真凭实据的?”

  “这个事情简单啊,拿钱砸啊!孙儿让李世忠、魏忠贤观察杨家的家奴,挑了一个又喜欢赌又喜欢嫖的人渣。然后直接找到他跟他讲,要么拿杨应文的黑材料来,我给他三千两银子。要么直接砍了他做花肥!”

  “哎,看来朕的锦衣卫和东厂,养了这么多人,办事还没有你的几个手下得力。”

  锦衣卫和东厂的机构太臃肿哪,难免会被文臣渗透嘛。再说了,他们是体制内的人,虽然他们已经是体制内很少讲规矩和程序的了。但和我小门小户的比起来,做事情真的不是很方便的。

  “嘶~~~皇爷爷,孙儿今天在大殿上站了大半天,说了这么多话,真的有点累了。若是皇爷爷没有其他的事情,孙儿想回去休息了。”

  “咦?你的脸色怎么如此难看?可是身体有什么妨碍?”

  “没事的皇爷爷,就是累了点。休息休息就好了。”

  “嗯,那你先回兴华宫吧,待会爷爷派太医过来看你。”

  “是,多谢皇爷爷,孙儿告退。”

  待得走出皇极殿,坐上自己的轿子后,朱由栋才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后背。

  此时此刻,他的后背热得发烫!而其中最滚烫的地方,不是他的本命星开阳,而是北斗七星的第五星,玉衡!

  “怎么回事?居然是玉衡爆发?难道说,南方的那位,已经登顶了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全球战国,全球战国最新章节,全球战国 雅文言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