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玩当然不会顾忌那些摆件的心情和想法,所以他当众给刘雨农教授打了电话。

  至于电话号码,当然是临时、当众问田敏要的。

  “刘教授,冒昧打扰了,我是顾玩,您应该记得我……”

  “我今天找您,是借着贵所一些同侪来访问交流的机会,向您承认一个错误。在上个月,我把东海大学这边的研究资料,跟中央科大原子控制研究所交接的时候,其实偷偷掺杂了一些私货。

  我假托了你们的名义,把我的观点说成是贵所研究得出的经验教训。之所以这么干,是顾虑到我人微言轻,如果当时实言相告,科大这边不愿意采信这些逆耳忠言,所以才狐假虎威了一把。

  所幸,我夹带的私货,如今都已经被研究证实了,是再正确不过的结论。因此,这事儿不可能对贵所的学术声誉造成任何不良影响,不如就这么过去吧。”

  顾玩的措辞,说得非常四平八稳。

  刘雨农教授听了这番话,果然有些惊讶。

  只是他的关注点,与顾玩完全不同。

  他注意的是:顾玩提到,他手下的博士生,居然去中央科大搞事情了,打的名义还是“学术交流”这种谎言。

  幸亏刘雨农是体面人,即使内心惊讶,还是把情绪掩藏得很好。他以己度人,很快就猜出田敏是心怀不忿、想去挖黑料报复。

  凭良心说,对挖顾玩黑料这事儿本身,刘雨农并不反感。

  但他得顾忌直属上司袁熊的立场,所以在明面上,他必须对顾玩和颜悦色相待。

  顾玩只是挖走了2000万预算美元项目中的300万,还有1700万还在袁熊手上呢。袁熊不希望跟顾玩关系搞僵,他一直觉得顾玩是来帮他解决困难、确保整体项目进度的。

  在刘雨农看来,田敏可以是利益交换的弃子。

  焉知在袁熊眼中,他刘雨农就不能也是利益交换的弃子呢。

  “顾同学,你说的这些都是小误会。至于假借我们名义传达的那些科学猜想,贵所又又没有直接就猜想本身发表论文,这也不算学术不端,没关系的。”

  捋顺了利益关系后,刘雨农给的最终正式回应,就是这般的冠冕堂皇。

  教育部和科技部,就论文发表过程中的学术不端,三令五申下过很多文件。

  最通俗最常见的审查标准,就是“五不准”,这是每个读过本科做过毕业设计的都知道的基本常识。

  不准代署名、不准代写、不准代修改、不准虚假提供同行审查、不准署名不规范。

  按照这个规定,不光正向挂名蹭署名是违规的,逆向傍名人也是违规的。

  所以,顾玩要是当初狐假虎威之后,把那些猜想直接拿去**文,那就算违纪了。

  然而他很聪明,从头到尾没有用私货猜想本身发过任何论文。

  都是中央科大这边的研究员、基于这些猜想实打实做了研究,证明出结果、做出东西之后,才就证明结论、实物成果发表了论文。

  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天王老子来查也咬不到顾玩任何学术不端。

  顾玩见对方也对这一点达成了公示,那今天交流的主要目的也算是达到了,便见好就收:

  “那就好,谢谢你的合作,以后回方舟市,如果您能赏光的话,我请你吃饭。”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然后跟那俩东海大学来的博士生礼貌性告别了一声,就钻进实验室做自己的实验了。

  当晚无话。

  田敏告辞的时候,却是脸色凄惶,因为导师已经知道她的自作主张了,回去还不知道要被如何盘查呢。

  ……

  一个周末,很快在繁忙的实验中过去了。

  可惜,任何疑心暗鬼的事情,都是经不起时间的推敲的。

  等到干扰的迷雾渐渐吹散,水落石出是必然的。

  周五那天,顾玩是因为藐视田敏等人,所以懒得关心那些人都跟科大这边的人聊过些什么。

  不过后续几天的实验过程中,大家每天一起吃饭、或者休息闲聊的时候,难免会聊起。

  跟对方接洽最多的王义方,也有一搭没一搭地提到当天田敏问过哪些问题、还提到田敏一开始态度不太好,似乎有敌意。

  王义方也不是故意告密,只是随口聊起。而冷静下来的顾玩,略微一琢磨,基本上也猜到对方隐藏的来意了。

  “原来是想挖老子黑料,幸亏老子行得正做得直。不知道这事儿是不是刘雨农的意思,还是那些人自作主张,倒是没必要立刻撕破脸。刘雨农毕竟还是我那篇新论文的同行评审呢。”顾玩暗忖,决定再观察数日、暂且按兵不动。

  顾玩就这么每天实验室、教室、图书馆、宿舍四点轮回,又过了三四天。当再次迎来周末的时候,他又接到了刘雨农的一个电话。

  电话一开始,聊的是论文的正事儿,对方委婉地表示,顾玩那篇新论文的同行评审,果然是落到了他手上,并且已经过了。

  当然这话不能明说,毕竟是双盲嘛。刘雨农拿到稿子的时候,上面是被去掉署名的,期刊编辑不会把作者信息泄露给他。

  只不过,刘雨农知道目前这个时间点,国内研究那个细分方向的,就顾玩一个,所以肯定是顾玩的文章。

  卖完好之后,刘雨农话锋一转:“顾同学,上周的事儿……可能还有点小误会,其实,小田他们去交流,并不是我安排的。我给她开的协调函,也是过期的,不过事情都过去了……”

  对方说到这一步,顾玩已然心下雪亮:上周的刺探,多半就是田敏自作主张。而刘雨农是怕他自己发掘出对方的敌意后,关系搞得更僵,所以主动来解释一下。

  而且解释的时机也确实选的不错,因为刘雨农刚刚给顾玩过了一篇同行评审,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时候斡旋是最有效率的。(当然,顾玩其实完全不需要刘雨农放水,以他的论文的真实实力,过同行评审是必然的)

  刘雨农的心态,倒是跟几个月前,吴昊因为曾经匿名攻击顾玩后、害怕事情越捂越大,心里受不了,所以想挑破这个不确定隐患,把话说开。

  尤其刘雨农比吴昊多个优势,那就是他本人本来就不知情,可以把责任都推给下属,那就更不用担心顾玩揪着不放了。

  所以,从他主动寻求斡旋这一点就能看出,刘雨农可比吴昊聪明多了,到底是混了多年社会的,知道能屈能伸的道理。

  世上哪有那么多一点小矛盾就非得硬扛到不死不休的智障,又不是动不动就能杀人夺宝的玄幻世界。

  顾玩想了想:“没事儿,这一切我已经知道了。我也相信这不是刘教授你的意思,反正田敏也没发现我任何不端,误会就让他过去吧。”

  刘雨农听顾玩说得这么豁达,那么平静,还主动提到了“反正田敏也没发现我任何不端”,心里反而有些微微发毛。

  总觉得顾玩要么是真的超级坦荡超级君子,要不就是藏得特别深的老阴哔。

  难道顾玩是在暗示他什么?(其实顾玩没有暗示,是他自己心虚)

  刘雨农想了想之后,闪过一个念头,商量着说:“顾同学,你说的太对了,田敏的自作主张,虽然可能是怀着敌意,但她毕竟也是坏心办好事儿了嘛,反而证明了你的高风亮节。

  现在无非是这种高风亮节只在我们这几个人的小圈子里为人所知。我觉得,应该多弘扬一下你这种正能量,不如,就让那些质疑你‘学术材料交接中夹带私货’的质疑,正式在网上传播,或者通过别的渠道如何如何一下。到时候,我们再来个真相大白,也好让那些不端的同行学习一下楷模。”

  做学问的人,哪有不喜欢好名声的?

  既然这种刺探歪打正着了、没刺探到顾玩的黑料反而刺探到了正能量的料。

  但目前双方是想和解,正能量的材料正好拿来变废为宝,左右互搏自导自演,帮顾玩刷一次美名。

  同时,做这事儿,也不需要刘雨农自己付出什么代价,他是无本生意,最后只要作为“证人”出场说几句就行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顾玩都有些不适应了。

  那些钻营名声的老阴哔,真是一出一出的花招层出不穷啊。

  让顾玩这种正直高尚的人自己想,还真想不到这种诡计。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对。

  又不偷又不抢,只是自己原本打算做好事不留名,现在非要有人捧哏帮他留名,那就留呗。

  那些典型的好人好事,要是都不留名,世人是怎么知道的?还怎么教化民众?再不济,也得写个日记、然后被人发现吧。

  想通了这一层之后,顾玩也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能教化更多的世人。

  只有让世人看到科学家过得好,崇拜、羡慕嫉妒科学家,才会有更多的人立志来当科学家嘛。

  跟刘雨农make完deal之后,顾玩挂断电话,翻开通讯录找了一遍,觉得有必要联系一下自己认识的媒体人朋友。

  翻来翻去,他决定还是给麻惜缘打电话,找个曲线爆料的途径。

  这还是他一个月来,第一次亲自给女人打电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科技之神,科技之神最新章节,科技之神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