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老庄,你是没看到我过去敬酒时,董城客气的模样,当年跟老爷子也没这样过,真的,一句原材料的话都没敢提,还说要向厂党委提意见,把咱们当成永宏厂出口创汇的试点,老庄,进厂党委指日可待了。”

  结束了对美国客商的招待,刚回到家里,宁晓东便手舞足蹈,兴奋的就跟复读机似的,一个敬酒翻来覆去的说了好几遍,听得庄建业耳朵都快起老茧了。

  没好声气的把醒酒的茶水往宁晓东跟前一放,拿走嘴巴叼着的烟:“别抽了,等会儿晓惠回来闻不得烟。”

  宁晓东楞了一下,旋即砸吧了下嘴,反应过来,用巴掌拍了下脑门儿:“对,对,你看我这脑子,晓惠怀孕了。”

  说完又摆出一副大舅哥的派头:“我说你也是的,老婆怀孕,就不能让人家好好在家里呆着,还上什么班儿?你还差那点儿工资钱?你要是缺,我给你出!”

  “行了,您老就别添乱了,这都五个月了,过了危险期了,再说晓惠的班儿也不累,全当运动了。”庄建业连忙打住,自从宁晓东在倒卖粮食中跟庄建业赚了笔大的,整个气场就朝着土豪的方向狂奔而去,张口闭口王八之气甚浓。

  就在刚才接待外宾的午餐上,这货就晃晃悠悠的跑到坐在角落里的董城那桌敬酒,一群的浣城集体厂的负责人那叫一个恭维,不是叫宁老板,就是喊宁大哥,听得董城是咋舌不已。

  当初在永宏厂吓唬混,还被从头绿到尾的宁晓东这就成了大老板了?

  他这边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人家宁晓东拿着酒杯就跟还在傻坐着的董城碰了一下,很装~~逼的说:“我出两百万,承包一个分厂,你们干不干?”

  董城听了手就是一抖,两百万,我的天,这家伙这么有钱?他还没反应过来,周围其他浣城当地的企业负责人就叫了起来。

  这个说宁老板,要承包承包我们呀,我们厂在省内也是个效益名列前茅的好厂子。

  那个说宁哥,你干嘛承包厂子,你要是有项目,跟兄弟几个说一声,投钱干就完事了,地盘儿放我那儿,地方随你挑。

  总而言之一句话,你找永宏厂干什么?那地方比咱们这儿好?

  被嫌弃了,董城心里在滴血呀,他堂堂国营大厂的常务副厂长,哪怕到地方也是有行政级别的,去哪儿不被高看一眼,结果竟然就这么被嫌弃了。

  他倒是想说点儿什么,可以看主桌上跟老外和省领导谈笑风生的庄建业,什么话都憋回去了。

  宁晓东爽就爽在这儿了,想当初宁老爷子被搞得提前退休,是找过董城的,结果这家伙躲着就是不见,要知道当初这货还是被宁老爷子从牛棚抢回来的,可以说没有宁老爷子就没有董城的今天,结果宁老爷子遇到事儿,求一下连面儿都不肯见,这让老爷子的心彻底凉透了。

  宁晓东是个记仇的人,他不说不等于他不记得,之前没有机会弄是因为两者八竿子打不着,如今董城巴巴的送上门,在自己的地头上让他吃点儿苦头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要知道那可是以前自己仰望的厂领导,如今只能在自己面前尴尬陪笑,宁晓东心里就一个字,爽!

  既然爽了,就又拿着茶缸子,跟庄建业叨叨一遍经过,暴发户的嘴脸是显露无异。

  庄建业终于是忍不住了,你爽一次两次就行了,还爽没完了,于是撇撇嘴:“是,最后不知道陆振江说了句什么,某人就灰溜溜的跑回来了。”

  正准备再絮叨一遍的宁晓东就如同被捏住脖子的鸭子,尴尬的要命,不过这货脸皮厚,也不在乎,豪气的一摆手:“那不一样,二大爷那是对我好。”

  “得,得,连二大爷都叫上了,估计嫂子大人快归位了,恩,不错,终于能看到某人被一天打八遍了。”

  “谁打八遍了?谁打八遍了?老庄,我跟你说,说话得讲证据。”宁晓东就跟踩了尾巴的猫,叫得凶却半点儿底气都没有,最后干脆很不要脸的扯开话题:“对了,我怎么瞧着哪个老外不太靠谱呢。”

  庄建业喝了口茶水,点了下头:“的确不太靠谱,看模样像是赌上身价放手一搏的。”

  “恩,有点儿,我去找他的时候,还看他跪在自己放家里一个劲儿的祈祷,行李里也没什么好衣服,除了那身西装外,大部分都是用了很长时间的旧货,你说他不会把咱们的货在美国弄砸了吧?”

  “那怎么办?没有他咱们这一关也过不去,他赌,咱们何尝不是。”庄建业叹了口气,被永宏厂拿来当试点儿,削减了工业原材料,要按浮动价格购买,对二十三分厂的负面影响可谓立竿见影。

  本来还想有个过渡期的庄建业,不得已只能加速转型,毕竟铜铝管等配件儿的用料相对少,再加上浣城市答应在几个重点工业原料方面向省里申请调拨,这才解了庄建业的燃眉之急。

  随后彻底放弃冷饮设备的生产,改为制造制冷设备配件,过程看似简单,实则极为凶险,特别是产品刚上市,就遭到日本同类产品的狙击。

  那两个月庄建业是坐着火车全国各地的跑,终于是用高性价比打开了市场。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两个月出现一个失误,整个二十三分厂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可既便如此,二十三分厂也没有也不可能正面硬刚永宏厂。

  所谓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二十三分厂把生意做成了独门儿,大把大把的挣钱,永宏厂的那些厂领导不眼红才怪,如果他们动动心思,把自己如同当年踢出总厂一样再调回去,一切都白搭。

  所以想要彻底保住现有成果,就得让自己变成一只刺猬,谁动扎谁,为此庄建业是伤透了脑筋,就是找不到一个能让永宏厂忌惮的护身符。

  恰在此时,欧文带着他的一个朋友过来,希望买些高端模型回去试着销售,就是数量少了点儿,总价值不过才一万两千美元。

  什么叫瞌睡遇到枕头,老外这个物种在如今国内可谓金贵到姥姥家去了,大熊猫跟他们比都是个渣渣的,竟然就这么找上门儿,哪有不利用的道理?

  一万两千美元,总款?太小看如今二十三分厂的实力了,也太低估二十三分厂对国际友人的热情了,那是总款嘛?明明就是预付款。

  六百架模型飞机,天啊,这点儿怎么能够美国人民的需求?两千五百架,而且还是首批投放,还有一万架预期订货,没办法美国人民就是这么爱模型,爱腾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雅文言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