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旭拎着水果和罐头跟宁晓东打了声招呼,得知庄建业已经醒了,也顾不得离开的宁晓东就赶紧进了病房,放下水果和罐头,就坐到庄建业床边,一脸的沉痛道:“唉,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酒量这么差,如果我昨天再坚持坚持……”

  “潘厂长,这事儿不怪你,对方就是一群怪物,实在是没想到,就为了几架无人机,把压箱底儿的宝贝都拿出来了,咱们技不如人也正常。”

  没等潘旭把话说完,庄建业便抬手打断,但所说的话却让潘旭心里咯噔一下,昨天喝酒时他就觉得不对,庄建业这边跟人部队的死磕,但同样是老宁家顶门杠的宁晓东却温和的多,虽说拼的也很厉害,可终究还有些底线,不像腾飞厂这边可谓是前赴后继。

  好在他一直坐在庄建业旁边,多少听了庄建业和部队首长的对话,隐约了解到部队在腾飞厂订货,可能因为数量原因没搞明白,干脆拼顿酒,谁输谁说了算。

  这事儿看起来挺胡扯,但在八九十年代的国内却很常见,尤其是关系良好的合作方,往往都是酒桌上见真章,气氛一旦上来了,一杯酒当一万块钱的事情可谓比比皆是。

  不说别的,潘旭就干过这样的事儿,为了把其他单位拖欠的账款要回来,潘旭当着人领导的面,连干了一斤的老白干儿,这才把五十万的账款拿回来。

  所以因为业务跟部队喝酒,潘旭到不觉得什么,让他震惊的是,拼酒的场合是婚宴,而部队带队的还是一位首长,这就很不简单了,至少说明腾飞厂与部队之间有着很密切的联系。

  联想到自己在腾飞厂面前屡屡吃亏,加之早前魏广平跟他说的有关庄建业后台很硬的话,潘旭一瞬间似乎抓到了什么,却又有些缥缈。

  而如今,庄建业亲口说了这么句不清不楚的话,潘旭心中的缥缈立马实质化,果然是军方背景,若非如此,自己在政界人脉不差,怎么就拱不动人家,恩~~看来自己这一步走对了。

  心思急转,潘旭的表情就变得更加亲切了,叹了口气:“部队的人我不是没喝过,跟我也就半斤八两,昨天那个……庄厂长,你刚才说的还真没错,那就是个怪物。”

  “所以呀,也别忘心里去,咱们正常人跟人牲口没法比。”庄建业打趣的摆了摆手,两人顿时呵呵乐起来,然后庄建业挪了个位置,舒服的靠在床头,这才笑着继续说道:“你这边的事林工跟我说了一下,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说实话,要是没你们园里厂一次一次的逼着我们,我们的D系列燃气涡轮动力装置真不知道能不能出来。”

  见庄建业说到正事儿上,潘旭也立马认真起来,不过却没什么做作,只是叹了口气:“咱们都是做企业的,应该知道,实力再大也有漏洞,稍有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所以我对西南地面上的竞争企业一直是露头就打的态度,所以……”

  “潘厂长,不用说那些客套话,说真的,在如今国内的企业中,像你这样有危机意识的负责人真是太少太少,说实话,如果不是美国通用公司过来横插一杠,以我们腾飞厂冷\热电联设备的局限,最多也就是自保。”

  “庄厂长,你这就是说笑了,你们厂的冷\热电联设备我了解一些,实在是个好东西,唯一的缺点就是产能,只要能把这个解决了,大型发电设备玩不转,一般企业、宾馆、车站、飞机场的整体自主供电还是很容易拿到手的。”潘旭见庄建业不作伪,他也非常诚恳。

  闻言庄建业笑了笑:“没想到潘厂长了解这么多,既然如此,那我就冒昧的问一句,园里厂有没有能力承担发电机组、溴化锂里机组的生产工作?”

  潘旭愣了一下,没想到庄建业这么直接,一句没问题差点儿就脱口而出,可看着庄建业平淡无奇的双眸心里又咯噔一下,立即正色回道:“发电机组没问题,我们本身就是做这个的,但溴化锂机组我们还没接触过,不太了解。”

  “这个问题不大,我们会给你们提供一套样品,以及部分逆向绘制的工程图纸,如果你们能在两个月内完成仿制工作,咱们两个厂就正是联营,配套生产冷\热电联设备,要是成不了……”庄建业耸耸肩:“我只能去找其他单位合作了。”

  潘旭听了这话眉头不禁拧在一起,若是在其他人那里,潘旭会毫不犹豫的拍着胸脯答应,可庄建业面前他却不敢,因为对面的这个年轻人是个活的很明白的人,合作、联营那不过是手段,冲进电力设备市场,抢占大量市场份额才是人庄建业要干的正事儿。

  所以他可以摒弃前嫌跟园里厂搞联营,一起发财,但要是糊弄他,反手一刀就能给你来个透心儿凉。

  所以潘旭仔细想了想,没有一口答应,而是说:“我们尽其所能,尽快拿出一个方案。”

  “恩,行,具体的,你跟林工接洽,我这边……”庄建业笑着举了举正输液的手表示自己这段时间不便,潘旭会意的点点头:“我明白!”

  旋即发现输液的药瓶里已经空了,赶紧起身去叫护士换药,一顿忙活,庄建业又被挂了一瓶药水,随后两人坐下来又闲聊一阵,直到宁晓雪和郑权礼带着保温的饭盒进来,潘旭这才告辞离去。

  看着潘旭一身轻松的离去背影,庄建业心下不禁叹了一口气,其实冷\热电联设备的配套生产厂,庄建业属意的是永宏厂,可惜永宏厂领导层内斗不休,没一个能主事儿的,庄建业几次去函都石沉大海。

  无奈只能另寻他出,没办法,腾飞厂的D系列燃气涡轮动力装置需要一个庞大的市场继续升级和培养,这是腾飞厂既定的战略,不容拖延,于是但园里厂很现实的找上门,庄建业也就很现实的给园里厂一个机会。

  至于以后园里厂会不会在合作中搞出什么猫腻,庄建业根本就不怕,因为核心的燃气涡轮动力装置握在腾飞厂手里,园里厂就算有小心思也得憋着,因为世界范围内能造这东西的,也就是那么几家,死贵死贵的不说,使用条件还非常繁琐,园里厂只要够聪明,就只能依附在腾飞厂身上。

  在这方面,庄建业还是很相信潘旭的,毕竟这人除了够狠够奸诈之外,也足够聪明。

  庄建业这边发着呆,郑权礼就靠着床边,把一份文件递给病床上的庄建业:“首长临走前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雅文言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