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陌剑狂 第六十章

小说:殇陌剑狂 作者:向阳花落定 更新时间:2020-04-07 09:37:56 源网站:大家读
  纷乱之中,易笑邪不知何时,已领着自己剩下的四位轿夫,悄然离开了现场。

  嫣一啸也不知所终!

  其余的人,听尹墨轩这么一说,俱都满心附议,心悦诚服!

  段天伦,带着箭伤,右手抚住胸部伤口,进前一步,朗声说道:“这位穿封英雄,威望素著,武功第一,盟主之位,当之无愧!

  宁云霄笑道:“段兄乃锱铢必较之人,都这般拥戴穿封英雄,我们又岂有不举之理?”

  依段天伦的脾气,听到宁云霄这般讪谤自己,怕不当场翻脸不识?

  在场之人,全场轰动,也由不得他烈火轰雷,便不约而同,尽皆跪倒在地,齐声喊道:“多谢盟主搭救之恩……!”

  这般众星捧月,实是穿封狂莫大的荣耀,忙跨步上前,吃惊地道:“各位英雄,我穿封年少轻狂,无德无能,怎能当此重任?盟主一位,理应另当别选!”

  尹墨轩站在前头,随之跪倒在地,拱手说道:“盟主若是不依,我等便长跪不起!”

  蒙面女子见穿封狂一脸茫然,不由上前说道:“穿封哥哥,你救武林于燃眉之中,又心系江湖琐事,我看你定能担此大任,不妨就应允了吧!”

  穿封狂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更不知该如何拒绝,愣在那里,半晌才道:“你们都先起来再说吧!”

  众人不禁又异口同声,朗朗回道:“盟主若不答应,我们绝不起来!”

  宁云霄肃穆地道:“中原武林惨遭空前浩劫,急需一位情系江河湖泊之人来重振雄风,穿封英雄乃众望所归,盟主之位,自是当之无愧,你就别再推诿了!”

  穿封狂见那女子和众人都这般趋合,难以拒绝,寻思着道:“既然大家如此抬爱,穿封自是恭敬不如从命,当下之急,请各位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重振自己的门楣!”

  光耀门庭,大伙自是责无旁贷,各自纷纷应允,朝山下疾驰而去!

  尹墨轩会同其手下朱、范二人,走在最后面,见众人已安全撤离,心里甚是安慰,拱手对着穿封狂道:“盟主已树下大敌,今后有何打算?”

  穿封狂毅然说道:“楚军本来就是我的敌人,只是现在让他们加深点形象罢了,因刑天笑这个狗贼已叛投了楚军,我一定要把泰山这方净土重振雄风,还武林一片安宁!”

  尹墨轩对这位新推举的武林盟主,甚是敬佩,不仅年纪轻轻,且还抱负不凡,武林有他,定能恩同再造,泽被后世!

  他面带微笑地道:“盟主不愧是人中之龙,实令在下五体投地,既如此,我等也告辞了!”

  说罢,深深一揖,便领着朱、范二人,扬长而去!

  穿封狂看着武林各派安全撤离,心里甚是安慰。

  回眸一看,女子笑靥如花,正直直盯着自己!

  他举步上前,对着女子道:“姑娘合力解危于天下武林,实乃武林之福,冥冥之中,做出这等旷世之举,我穿封狂枉为一统之主,却不知姑娘称谓,实让穿封汗颜无地!”

  姑娘笑了笑道:“我乃是竹桃山庄的南天竹,让盟主见笑了!”

  说着,已轻轻卸下了脸上的面纱!

  如此花容玉貌,呈现在了穿封狂的眼下,尤似人间尤物,不禁让他为之神色一呆!

  姑射神人,他怎感失了态度,忙缓了缓神道:“敢情是竹桃山庄的仙女,穿封是早已有所耳闻,却不料能在这灯火阑珊之处一睹姑娘尊颜,实乃在下三生有幸!”

  南天竹笑道:“盟主过奖了,能与盟主相识,那才是天竹的荣幸!”

  穿封狂忙道:“什么盟主不盟主的,我都是忽悠他们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长跪不起吧!再说,这归根到底都是你的功劳,就算真要做盟主,那也是你做才行!”

  南天竹道:“今日当着那么多武林同仁的面,已经推举你做了盟主,岂能儿戏?再说,现在武林各派,已对你寄予厚望,无论如何,你也得撑起这片天来!”

  穿封狂严谨地道:“那我就听南姑娘之言,撑起这片天,替武林各派伸张正义。为此,穿封狂有个不情之请,姑娘务必答应!”

  南天竹疑惑地道:“你说,但凡能做到的,定当鞠躬尽瘁!”

  穿封狂喜道:“天下人都可以叫我盟主,唯独你不能,还是喜欢听你叫我穿封哥哥舒服一点!”

  南天竹笑道:“这有何难?但凡你想听,以后我把你耳朵也叫起老茧来!”

  二人顿时哈哈地大笑起来!

  许久,南天竹才缓过神来道:“方才听穿封哥哥说,要重振泰山雄风,不知有何打算?”

  穿封狂毅然说道:“泰山乃五岳之尊,事关严正门楣,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南天竹有些迟疑地道:“若是那刑天笑杀了回来怎么办?”

  提到刑天笑的不齿,穿封狂顿时火冒三丈,想到他给江湖带来的这场浩劫,不禁咬牙切齿地道:“如此正好,正好替武林除了这个败类!”

  南天竹寻思道:“可他后面有楚军给他撑腰,若像今日一样,惹来大批楚军来剿,岂不是得不偿失?”

  提到楚军,穿封狂不禁狠狠地道:“我与楚军不共戴天,要杀的就是他们,正愁他们不倾巢而出,今日若不是为了救那些武林仁人,我定与那帮楚军,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南天竹见他嚼穿龈血的样子,即知穿封哥哥,定与楚军有着深仇大恨,义然说道:“穿封哥哥对楚军如此深恶痛绝,天竹妹妹愿同一起重振泰山雄风,以略尽绵薄之力!”

  穿封狂顿时雀跃地道:“如此甚好,有天竹妹妹相助,定会事半功倍,如虎添翼!”

  天空阴雨密布,斜风细雨!

  二人在洞内忙不停跌,清理了一下,突见穿封狂诧异地道:“天竹妹妹,昨日我们破除石墙之后,你说玄阴洞里机关被人破坏,是不是真有人来过?”

  南天竹思索着道:“玄阴洞里的几重机关都遭人破坏,可我们在洞内穿行时,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或者尸体,我也深觉奇怪!”

  穿封狂顿时黯然**地道:“一定是她!”

  南天竹顿时一愕,茫然问道:“穿封哥哥知道是谁闯入了玄阴洞?”

  穿封狂正站在云中燕和易风云缠绵悱恻的角落处,萧萧然道:“她的体香,天下独有,这里余味尚存,一定是她来过这里!”

  南天竹有些不解地道:“你说的她,到底是谁呀?这里的机关可非一般人能抵御的,洞内既无尸体,又没有人的踪迹,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穿封狂仔细看了看周围,在尘土一片的地上,清晰可见两个人印在地上的痕迹,他忙向南天竹喊道:“天竹妹妹快看,这里明显有人来过,而且还是两个人!”

  南天竹倏地蹲下身去,向着穿封狂指的地方仔细地察看了一翻,果然是两道清晰可见的人影印在地上,不禁诧异地道:“这就奇怪了,这里果然有人来过,他们会去哪儿呢?”

  就在二人百思不解之际,突见洞内传来一阵浓烟,惊愕之余,二人已双双跃身,跳出了洞外!

  冒着绵绵细雨,穿封狂忙支起自己的衣服,给南天竹遮住漫天细雨,道:“没想到楚军还没撤,以为我们所有人都还在洞中,因无法识破洞内的机关,所以便采用火攻,试图用闷烟将我们全部烟死在洞内,这帮楚军,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南天竹不以为然地道:“随他们耗去吧!”

  两人的身子,离的很近,几乎已经黏合在了一起,穿封狂被她的燕语莺声给浇灭了心中的怒火!

  南天竹丰韵娉婷的身子,依偎在穿封狂宽大的衣袂之下,已经明显感觉到了穿封狂“扑通”的心跳之声!

  她曾尝试过心如鹿撞的感觉,那就是和易风云一起朝夕相处的那段日子,不觉面红耳赤,开始有些害羞起来!

  毕竟是大姑娘了,和当年的易风云相处时的懵懂无知,实有天壤之别,与穿封狂一个感性的男子这般相近如泥,甚是有些无地自容,身子不由地往外挪了一挪!

  时近黄昏,洞内弥漫出来的浓烟,已逐见稀少。

  穿封狂一直支起的手,不觉已麻木不堪,倏地瘫软下来,正巧搭在南天竹的香肩之上,举起的衣服,已随之飘落,将南天竹的整个身子,覆盖于衣袂之中,顿成环抱之势,已将南天竹搂在了怀中!

  二人俱都羞涩难堪,无地自容,穿封狂只感觉臂膀一阵酥麻,想极力收回,可怎么也使不上劲来。

  被罩在衣服里的南天竹的软玉温香,依偎在穿封狂宽大的胸怀里,早成了一只温顺的羔羊,索性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瞬间的雨润云温!

  不知过了多久,穿封狂的衣服已被润雨透湿,脸上且已挂满雨露,整只麻木的手臂,已渐渐有些知觉,不由喃喃地道:“天竹妹妹,洞内似已烟消雾散,想必楚军已撤下山去了!”

  南天竹从玉梦中舒缓过来,羞赧地从他的怀里钻了出去,面色红润地道:“穿封哥哥,你全身都湿透了,我们赶紧进洞避避雨吧!”

  二人迅速跳进洞中,穿封狂忙将自己湿透的各个衣角都卷起来拧了一遍,可感觉身上仍是冰凉无比,黏黏的衣服,紧贴在身子之上,顿有一种凉凉的感觉,不觉难以控制地打出两个喷嚏来!

  南天竹有些焦虑地道:“我们赶紧到洞天之中去吧,那里比较温暖一些!”

  虽然,洞内仍是充满了浓烟的味道,但那也是余味,那帮楚军,见洞内一直毫无声响,又不敢贸然进洞一探究竟,故才采用了火攻!

  穿封狂正带着一些疑虑,突被南天竹一把拉住手腕,直朝洞内驰去!

  走到洞内的一幽暗处,突见南天竹玉指微扬,美妙地在一石壁处划了几下,石壁处,顿时轰隆隆地开启一道石门来!

  二人跨步进入石门,石门又自动合了上来!

  走进石门中,又是一番天地,一处空旷的石洞,无尽虚空,应有尽有,其美轮美奂,绝不亚于人间仙境!

  南天竹拉着他,直朝一个偏洞中走去,偏洞之中,就是一间布置惬意的闺房,里面充满了花香浓意,温暖之至!

  南天竹撒开手道:“你快脱下衣服,先入卧榻之中暖暖身子吧!”

  穿封狂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不妥吧,忙霍了一天,浑身臭汗,怕是要脏了你的香榻!”

  南天竹忙去旁边的衣橱里,取出一条深色的宽布来,递给他道:“你且先把湿透的衣服换下来,用这块布来遮羞避体,先去床上暖和一下再说,我且先去沐浴,再换你去!”

  穿封狂四周望了望,疑惑地道:“这洞内还能沐浴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殇陌剑狂,殇陌剑狂最新章节,殇陌剑狂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